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李自成与李自义后裔在绥中

  □ 李新生
  大顺帝李自成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和称帝后的兵败都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一些不朽的篇章。400多年前,一代枭雄闯王李自成虽然已经远离而去,但一支李自成、李自义的后裔约有数千之众却在辽宁绥中境内繁衍生息,至今鲜为人知。
  十六世纪30年代起,作为农民起义的领袖李自成,他拥有普通造反起义首领所匮乏的天下意识、全局观念,同时他又有着清明的理性与过人的胆识。他虚怀若谷,择善而从,以史为鉴,礼贤下士,尊重知识分子,招揽人才,共谋大业。李自义就是在这个时代随闯王李自成哥哥转战各地的。李自义生来为人忠厚、朴实勤劳,心灵手巧,会一些手艺活,被哥哥李自成赋予后勤物质管理的重任。作为战略家的李自成认为民心不可欺,民心诚可用,得民心才能得天下。他与部下约法三章,坚决不允许侵犯人民的利益,哪怕是自己的亲属侵犯民众的利益,他都会严惩、绝不姑息。因此在军中的李自义不但协助哥哥李自成做好物质管理工作,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有时间还能够与工匠们一起动手做些如锔锅等修理活计。
  1644年4月,起义军匆匆退出北京,李自义后续退出时与大部队走散,危难中只身走向了东边方向,凭原来掌握的锔锅手艺度过险关。夏日,过了山海关,往东约几十公里,在关外第一县的绥中县境内,他来到了一个僻静的丘陵后山坡落脚,30多岁的他只身一人搭个窝棚为家,以担担锔锅为生。由于李自义具有勤劳朴实,老实忠厚,为人和气的秉性,很快就在当地十里八村赢得了赞扬,后被六华里地外的草房屯一丧夫女人招婿,夫妇生一男孩。这一男孩后来生有七个儿子,这七个儿子中有一人无后(这个村子就是现在的王宝镇北偏坡子村)。由于是满清统治,满清政府如果一旦知道李自义的真实身世,必将导致杀身之祸。只好秘密地将自己的身世口授给自己的儿孙几人相传下来。
  李自义后裔多数分布在绥中县王宝镇的王宝、西营子、北偏坡子、楼屯、草房、吕贡、李哈、高岭镇的陡坡、前卫镇的个别村庄。后来,后裔们相继定居于辽西葫芦岛、锦州以及国外新西兰等地。
  在王宝村的西侧,有一个叫营子的村庄。在这个村南边的人叫这个村子北营子,北边的叫南营子,西边是叫东营子,因为行政村部在东边就习惯叫西营子了。这个村以李姓居多,是李自义后裔中第四门人最早开始居住的。据周围人说,这个村人早年比较勤劳倔强,至今仍善于手编草帽、储粮的围茓等。早年有抢亲风俗时,村中一位长辈曾把邻村的姑娘抢来为妻。这里人们的名字在大上代是两个字,其次中间字是“明”字,再其次中间字是“德”字,再其次中间字是“新”字,辈数不乱。
  北偏坡村是李自义后裔的第六门人,也是李自义开始创业居住的地方,留下的文物较多。现在前卫镇医院做外科医生的李志涛最近告诉笔者:“在北偏坡村李万春家中还保留一份清代同治二年(1864年)的房契,房主人是:李西春、李西德、李西龄。李万春的依次上代是李景阳、李明山、李会。”据年代推断房契主人是李会的上代。李西春、李西德、李西龄长辈应是李自义的第七代子孙。
  李自成兵败下落已无确切的文字记载,甚至包括他的死因以及葬身之处至今仍是个不解之谜。因说法不一,引起不少史学专家的兴趣和研究。其弟弟李自义也就更难找到有关记载了。但闯王李自成与李自义是亲兄弟,后裔们都一代代口口相传,并教育他们的子女千万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老祖宗。出生在北偏坡村,1995年间曾在绥中县前卫镇任过副镇长、现侨居新西兰奥克兰市75岁的李景昌老人,在他《李氏溯源》一文中写道:“我少年时叔父李明厚(北偏人,生于1907年)曾多次讲过是他爷爷告诉他,咱这里汉族李姓原本是一家,系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的弟弟李自义的后代,祖籍陕西米脂县;早年在西营庄,我曾多次亲耳听到时任生产队长的李明吉和我父亲李德银,以及多位李姓年长老人讲过:‘闯王李自成做过皇帝,李自义是他的亲弟弟’。”
  北偏坡村的村中有一条小溪流过,西边和南边是丘陵山坡地,种植庄稼,北边是沈山铁路,紧邻东边是一片很大的草长莺飞的沼泽湿地,再往东南方向是一条名叫“雁沟”的河流,雁沟河蜿蜒近十华里,最终流向辽东湾。李自义当年在北偏坡子落脚时,在家门前栽了一棵皂荚树,以示盼其兄能东山再起,早日回陕西老家,皂荚暗示及早回家。400多年的皂荚古树在当地堪称一绝,几年前这古树仍枝繁叶茂。
  说起这株皂荚古树,笔者1958年在北偏坡小学上一年级时就常看到,是在北偏小学校紧邻的一个小路的道西。树干粗而圆阔,两个人伸手才能抱住。树枝分杈很多很大,显得古老而又沧桑。到了秋季则结出一串串的皂荚果实,小孩子们时常用石块将那些果实击打下来,把皂荚果外壳剥开后,其夹层间有一层软膜可食用,果实还可做洗衣服的肥皂。笔者少年时经常从这棵皂荚古树下经过,去前卫城赶集。想不到这颗皂荚树是李氏祖先所栽。如果不是现在对我们李氏家族进行研究恐怕至今都不会被人们所知晓。听说,前几年这棵古树被台风吹倒了。在30年前距这课古树前10米自动生长出一棵小皂荚树,如今皂荚古树的后代已经枝叶茂盛,逐渐长大。记得过去在这棵皂荚古树下有一小庙,当地村民经常在庙里烧香拜佛,香火很旺。
  在方圆十几里路的多个村落里,一些上了年纪的李氏人群中,口碑相传最多的是过去参加祭祖上坟分猪肉的经历。
  在前卫镇的东山村,从该村北坡拾步往南走上了一个不高的丘陵,在山顶上有好大一片略平坦的肥沃土地,驻足放眼了望,四周开阔,风景很好。人们都感叹这里真是风水宝地啊。
  几十年前,在这片居高临下的土地上,是一大片排列有序的墓地。墓地里栽种着几棵高大的松树,当地人一直称这里为松树坟。墓地的前排是一座最大的坟墓,墓前有一个青石大碑,上书:皇赐李自义之墓,往北后方一个坟墓,再下方下排有七个并列坟包,再往下依次排有六个纵列坟包,再往下则是好大一片坟墓。墓地周围有好几晌耕地。
  2012年秋季,笔者随同我市文化部门相关同志专程走访调研李自成、李自义文物时,该村一位80多岁老人,特意带我们到那片耕地指认坟茔具体地点和排序状况,以及松树的位置,并告诉我们,那块大石碑后来被当地人砸碎砌墙了。据笔者的母亲赵玉平讲,文革时期,村里开展“破四旧”,硬是将那片坟地推平,还坟于田。当地人在平坟打开那个大墓时,见里面设有虚主牌位,这应该是李氏后人追立的。而墓碑是在清朝灭亡后,由后人立的。
  小时候笔者经常听到奶奶李单氏和父亲李德银,包括本屯的李姓家族老人们,提起过去清明节到东山村上坟分猪肉的故事。解放前,那墓地周围的几晌地轮流由一家经营耕种,粮食变卖后,交给本族长作为每年祭祖时的经费。于是每到清明节,这里就热闹非常,前来祭祖的六大门的后人,一早就纷纷从方圆十多里地远的各自村庄来到李自成、李自义祖先的墓地。负责耕种家族坟茔地的族人,把早已养了多时的一头猪杀了,放进一口大锅中煮熟,然后作为祭品供奉祖先。在祭祀仪式上,李氏家族的子孙后代齐聚坟前,举行隆重的焚香磕头祭拜祖先活动。行完祭拜礼后,参加祭祀的李氏后人把煮熟的猪肉分而食之。
  在这些族亲中,人的面貌以长方脸居多,身体比较健壮,个子稍高些。坊间还有好多传说:如小手指头较弯。其中令人称奇的是“小脚趾甲都厚,外侧还有一个小分岔”一例。据西营子屯李氏后人李新山回忆,他在绥中遇过一个李姓族亲说,李自成、李自义后人的小脚趾甲都厚,这很可能是遗传因子的作用。他不说倒是不知道,于是笔者脱下鞋袜看自己的小脚指趾甲,发现确实比一般人要厚一点,还有一个小分岔。而且笔者后来与别的族亲提起这事,大家也感觉到自己的小脚趾甲厚,外侧还有一个小分岔的特征。
  笔者想,随着科技的发达,对李氏后人的这一遗传现象进行深入研究,相信揭开谜底并不是一件难事。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