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名人名企>>正文内容

在努力中放飞梦想——记市影视艺术家协会秘书长梁玉梅

 

 

梁玉梅

 

 

 

获奖证书

 

 
发表部分作品的刊物
 
 
  □ 本网讯记者 王英
  人物简介
  梁玉梅,笔名梁雪,1971年出生,葫芦岛人。辽宁省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葫芦岛市影视艺术家协会秘书长,葫芦岛市作家协会会员,葫芦岛市连山区作家协会理事,《连山文艺》责任编辑。
  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沈铁日报》、《现代文学》、《辽宁青年报》、《文学月刊》、《中国地名》、《天池小小说》、《辽西风》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诗词、散文、小说、剧本等,作品多次在各种征文中获奖。2016年开始长篇传记文学写作,已完成《丁磊:科技圈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薛岳:抗日名将的戎马一生》、《民国国父孙中山》、《蔡崇信:被马云称作阿里丞相的人》四部书稿。2017年参与编撰《连山乡村地名史话》一书,剧本《情系打渔山》2017年由合力光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拍成微电影。
 
  人的一生,从幼年到童年,到少年、青年、中年乃至老年,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岁月里,总有许许多多的难以忘怀。梁玉梅说,每每回首走过的旅程,总会心怀感恩,心存感激。
  每个人都有梦想,梦想就像绚烂的鲜花,在孕育和积累的过程中,希望能在最好的季节释放最美丽的自己。梁玉梅说,在岁月的流转中,在不断地学习积累、不停地遇见与感恩中,一定要丰富、充实、提升自己。
  没错,梁玉梅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遇见中懂得感恩,在努力中放飞梦想。前几天,在枫叶似火、秋色如画的一个午后,记者和梁玉梅相约,听她讲述她的文学创作之路,以及文学给予她的美丽人生。
  读书让她爱上文学
  小时候,别的女孩都喜欢布娃娃或糖果,她却喜欢书。无论是姐姐的课本,还是用父亲给的1分2分零花钱攒起来买回的小人书,她都看得津津有味。姐姐会查字典后,梁玉梅就让姐姐教自己,遇到不认识的字,梁玉梅就抱着一本新华字典自己查。基于这些基础,上学后,梁玉梅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老师说,她是一名爱学习、成绩优秀的好学生。
  读小学的时候,梁玉梅读了《上下五千年》、《白话聊斋》、《水浒》、《茶花女》、《简·爱》等名著,还订了《中学生作文通讯》。母亲说,读这些书会影响成绩,而她的启蒙老师张景凤则说,愿意读就读吧,只是别光看热闹,看看人家是怎么谋篇布局、怎么遣词造句的。虽然那时她还不能完全看懂那些书,但她牢牢地记住了老师的话,一记就是一生。
  为了读到更多的书,梁玉梅攒钱办了个借书证,一有空闲就跑到小城的儿童阅览室去看书。因为痴迷,她和那里管借阅的程老师成了朋友。多年后,当她嫁作人妇,竟和程老师楼上楼下相邻。她称老师为程姨,程姨仍旧借书给她看。她很感谢那段时光,感谢建昌那个小城在少年时光里带给她的一份书香。
  也许是读书起了作用,她的作文写得非常好,经常被老师拿到其他班级作范文朗读讲解。也许是对书的喜爱,也许是这份荣誉起了作用,她爱上了文学。
  初中的时候,梁玉梅攒下父母给的午饭钱,去书报亭买《诗刊》、《星星诗刊》、《芒种》、《读者》,买席慕蓉的诗集,买三毛的散文集。同学们看金庸、看琼瑶,她看《红楼梦》、《三国》、《悲惨世界》、《静静的顿河》。看《红楼梦》让她爱上了古诗词,于是,她攒钱买了《唐诗三百首》。
  和许多爱好文学的人一样,读书让梁玉梅从小就有了文学梦。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她的心上不停地挥动着羽翼,美好而充满希望。她梦想有一天写的文章变成铅字,自己也能成为一名作家。于是,她按捺不住心中文学梦的诱惑,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把自己写下的文字投向了邮筒。1987年12月5 日,是她永远铭记的日子,她的第一首小诗发表在当时沈阳铁路局主办的《沈铁日报》上。文字变成了铅字,看到报纸那一刻,梁玉梅的心情是无法言喻的。当时她在读初中一年级,一切对她来说就像一场梦,可又那么真实地存在着。当父亲拿回报纸,读到她的文章,喜悦和自豪是无法掩饰的。对她来说,自己写的东西能发表,更是一种认可和鼓励。家人高兴而自豪的神情,亦是她文学梦启航扬帆的动力。
  到今天,梁玉梅还珍藏着当年的编辑毛薇老师写给她的回信,寥寥数语,充满了爱意和温暖。以至于当她今天也作为编辑处理稿件时,总会想到当年的自己,也总不忘要给新人一个机会,一份信心和鼓励。
  有了第一次,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诗歌和散文便时常出现在报纸上。那时稿费并不多,但是,她特别享受每次拿到稿费汇款单时的那份喜悦和荣誉。
  每一颗种子,都需要适宜的土壤,才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梁玉梅心里,当年的《沈铁日报》就是促使她生根发芽的土壤,让她更加坚定了对文学梦想的追求。
  文学给予她美丽人生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她在母亲的要求下没有继续读书考大学,而是去铁路系统当上了一名大集体工人。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好,经常在报纸上发表作品,单位领导对她很重视,给了她很多学习的机会。她成了单位的通讯报道员,并且多次在锦州铁路分局举办的征文比赛中获奖。她还担任车务段团委宣传委员、公司团支部书记。1996年,她经过组织培养,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期间,她的散文和通讯报道经常见诸报端,单位领导也经常派她出去学习,参加笔会等活动,她在写作上受益匪浅,写作水平提升很快。
  她说,一路走来,自己是幸运的,她感恩所遇到的每一位领导和师长,他们给了她前行中无穷的力量和机遇,给她的文学梦插上了翅膀。
  2000年,随着单位改制,梁玉梅来到了葫芦岛,在这座让她放飞梦想的美丽海滨城市里,她遇到了许多的良师益友,也获得了更多实现梦想的机会。
  文学是需要氛围的,文学也是需要引领的。上学时有老师的引领,发表作品后有编辑的引领。在为生计打拼的那些年里,她偶尔也写一些抒发情感的东西,却再没投过稿,只是存在电脑里自我欣赏。直到2013年,她加入了连山区作家协会,又重新找到了放飞文学梦想的土壤,重新开启了她文学梦的美丽人生。
  有人说,拥有梦想是一种智力,实现梦想才是一种能力。而她觉得,实现梦想不仅仅要靠能力,还要有适合的土壤,有甘愿为你架梯子、帮助你一步一步往上迈步的人。很幸运,她遇到了。
  唐朝大文豪韩愈说过:世有伯乐,然后才有千里马。虽然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千里马,但她的确遇到了伯乐——市作家协会秘书长、连山区作家协会主席郭宏文。在郭宏文的引领和指导下,梁玉梅的文学梦想不再漂浮,而是踏踏实实地植根在了现实的土壤里。
  加入连山区作家协会,梁玉梅的文学梦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作为一名辽西散文家,郭宏文不但作文严谨,做人亦真诚。在文学上,郭宏文就像一位严肃、严厉的师长,给了梁玉梅很多的指引批评和帮助,让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懒惰。在做人上,郭宏文又像一位仁慈的兄长,教她要有一颗宽广、善良的胸怀。也正因为在伯乐的帮助下,她不断地修正自己,迎来了创作上的高峰。
  近几年来,梁玉梅先后有小品、诗歌、散文、诗词等见诸于各级报刊杂志。2014年8月,《文学月刊》发表了她的三首现代诗,年底,她的词《临江仙·兴城温泉》获得兴城“温泉文化采风征文”二等奖。2015年6月,她的词《清丽双臻·中国梦》获得香港文联举办的全球华文“清丽双臻”填词大赛优异奖,词《蝶恋花·重逢》获得《中华文艺》“首届桃李芬芳杯”诗词大赛优秀奖。组诗《故乡散记》获得第三届“白天鹅诗歌赛”新锐奖。散文《那一声梵唱这一座岛》获得葫芦岛市文联举办的“觉华岛征文大赛”优秀奖。
  2016年,她的各类文学作品在各级报刊杂志上发表,人物传记《拼搏廿载育仙草,不忘初心情更深》在《辽宁个体私营经济》杂志举办的“老板的故事”征文比赛中获得三等奖。散文《雪之恋》在有声文学“辽宁在线散文”中,由朗诵家雪琼老师倾情朗读。12月,她的地域文化随笔《龙吐圣泉圣水寺》发表在《中国地名》杂志第12期上,能将家乡葫芦岛的风景名胜用文字的形式介绍给世人,梁玉梅感到愉快和自豪。
  2017年,是梁玉梅创作颇为丰收的一年。词《水调歌头·景迈山古茶》被收入燕山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圣地景迈》诗词卷。小品《偶遇》被收入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家和万事兴》小戏小品集。报告文学《绮丽泳装,铸就滨城经济航母》在《辽宁个体私营经济》杂志征文比赛中获得三等奖。小小说《病根》发表在《天池小小说》第12期。这一年,她参与编撰的《连山乡村地名史话》一书在年底前付梓。她还在老师郭宏文的指导下,完成了《丁磊:科技圈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薛岳:抗日名将的戎马一生》、《民国国父孙中山》、《蔡崇信:被马云称为阿里丞相的人》四部长篇人物传记的编著工作。
  今年5月,连山区图书馆举办世界读书日“感悟经典·智慧人生”读书节征文活动,她的作品《有信仰的国家是强大的》获得二等奖。7月,她的小小说《饮马河》发表在《天池小小说》第7期,小小说《脾气》发表于《天池小小说》第8期。
  回顾一路走来的文学之路,梁玉梅说,她特别感谢遇到的老师和同行者。她说自己是幸运的,在老师的帮助和指导下,她畅游在文学的天地里,不断地汲取营养,在这片充满文字馨香的土地上茁壮成长。
  文字让梦想插上翅膀
  2014年,梁玉梅结识了市影视艺术家协会主席王丽凡。王丽凡读了梁玉梅写的小品和散文,对她很是欣赏。在王丽凡的引领下,梁玉梅于2014年4月加入了市影视艺术家协会。2014年,正值根据我市著名作家周建新小说《老滩》改编的首部反映渔村生活题材的电视剧《海岸线》在兴城拍摄。梁玉梅多次赴拍摄现场为影视家网站采写通讯报道,跟踪拍摄情况。同年,她还参与了由市影视艺术家协会、葫芦岛阑烨文化传媒等公司联合摄制的葫芦岛首部自制高清数字电影《一路有戏》的演员海选活动以及拍摄前期的筹备活动。
  2015年,市影视家协会举办了首届首开·国风海岸“影视之星”大赛,梁玉梅负责原创作品征集、评选、颁奖部分工作,以及大赛选手现场统分工作。她的认真严谨,兢兢业业,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2016年,梁玉梅当选为市影视艺术家协会秘书长,协助王丽凡处理有关协会的工作事宜,并负责《葫芦岛影视艺术家》杂志和网站的编辑、采写工作。2016年5月,在辽宁省电视艺术家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梁玉梅当选为省视协理事。也是在这一年,她的第一部微电影剧本处女作《情系打渔山》诞生。这是一部以战争年代塔山战役为引线,以新时代打造和谐富庶的美好家园为背景,讲述一个革命后代来葫芦岛创业后寻找当年恩人报恩的故事。该剧本去年10月由葫芦岛合力光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拍摄成同名微电影。同一年,同名小说《情系打渔山》获得首届“中国青年作家杯”大赛中短篇小说组二等奖。
  一边创作,梁玉梅还一边积极参与并组织了市影视家协会的许多活动,例如,市影视家协会在首开·国风海岸举行的“葫芦岛影视艺术拍摄基地”命名揭匾活动;赴兴城药王乡丁家村石牛沟开展的送电影下乡暨采风活动;为龙港区已退老干部,社区代表等人放映的《长城》专场活动;2017年,影视家协会举办的“中核辽宁核电杯”葫芦岛首届主持人大赛;今年三·八节与市妇联联合举办的“巾帼心向党 喜迎三·八节”电影慰问专场放映活动,等等。
  加入市影视家协会以来,梁玉梅有机会接触了很多编剧、导演和来我市拍摄影视剧的剧组,在她看来,这一切对她都是历练和提高的契机,让她看到了文学的延展,学到了许多新的知识,开阔了视野,她加入了编剧队伍。
  用文字给自己的梦想插上翅膀,让它成为永恒的记忆。梁玉梅说,自己是幸运的,遇到了那么多良师益友,他们善良的品德和渊博的学识,都是她取之不竭的宝贵财富,也是她放飞梦想的源泉和动力。她感恩文学,感恩文学给予她的美丽人生。
 
 
 
  脾气□梁玉梅
  张老蔫也是有脾气的。
  就像现在,他把拎在手里准备称重的橘子袋往摊床上一扔,说我不买了。随着话音,人已经走了出去,剩下身后一堆惊诧的眼神,还有那个售货员小姑娘愣怔的表情。
  这家生鲜超市坐落在西城区人口最为密集的地带,周围都是居民区。主要经营粮油、蔬菜、肉蛋、水果等日常生活用品。张老蔫是这个超市的常客,不光是因为家离超市近,而是每次来,都能跟这里的售货员聊两句。
  超市里的售货员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有时为了多卖点货,总是撺掇顾客们这个便宜那个降价了的。张老蔫和老伴退休前都是高级教师,不差钱,所以他明知售货员是为了多卖点货多挣提成,也不介意,乐得让这些孩子们高兴高兴。在他看来,这些孩子们打工也不容易,所以每次他都多买些,也因此,成了这家超市最受欢迎,最没脾气的顾客。
  这次,张老蔫赌气走出超市,来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穿梭往来的车辆,都让他感到厌烦。站在马路边上,他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自己这是怎么了?和一个小丫头较什么劲呢!
  张老蔫准备往家走时,不由得又回头望了望超市的方向。他甚至有点愧疚,在心里开始暗暗埋怨自己,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没有涵养。
  其实这事,还真不能怪张老蔫,也与涵养没关系。
  前些天张老蔫从超市买了两大方便袋花盖梨,花盖梨可是辽西的特产,酸中带甜,小时候张老蔫最爱吃。那天,正赶上超市搞活动,9毛5一斤,便宜,于是张老蔫就在小售货员一口一个大爷的叫声中多买了些。他提着两大袋花盖梨费劲巴拉地上到四楼,进屋时,正赶上老伴拾掇碗筷准备吃晚饭。看他提了两大袋子花盖梨,老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脸也拉下来了,说,干嘛买这些梨,就咱俩不得吃猴年马月去。话里带气,手上的分量也就重了些,碗筷乒乓地撴在桌上就有了响动。
  张老蔫一辈子被老伴数落惯了,何况老伴说的也不无道理,便悄没声地把梨拎到厨房,找个背阴的地方放好,洗手坐下吃饭。哪知这回老伴的脸可没开晴,话也像崩豆似的越来越难听。张老蔫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说,我看便宜,个又大,就多买了点,我寻思着明天给小暖送点去,正好连看看外孙。
  小暖是他们的独生女儿,成家住在新城区,平时总是忙,很少回家一趟。张老蔫和老伴隔三岔五地就买点东西过去,看看闺女也看看外孙。张老蔫不提闺女兴许还好,这回一提,老伴更有理了,说,闺女刚刚来电话说全家去海南度假了,告诉我们以后去别买那些吃的,家里没人吃,都放坏了最后还得扔。
  张老蔫嘎巴下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低头准备夹菜、继续吃饭。谁料老伴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地说,张老师,你是不是看上超市的小丫头了?这话让张老蔫一激灵,说,你一天瞎寻思啥呢?多大岁数了?说话也没个把门的。
  4单元的张姐说,你一天总往超市跑,到那跟人家卖货的小丫头有说有笑的,说你是要“老牛吃嫩草”。
  放屁!张老蔫终于没板住气,把碗往桌上一撴,话也随口骂了出来。
  你看看咱家,冰箱里满满腾腾的,肉都该够吃一年的了。我不爱吃鱼,你也买了那么多放里面冻着。水果吃不了放烂了扔了多少?青菜也是,这样没吃完你又买回来那样……你说说,你要不是有什么想法,干嘛老往超市跑?干嘛老去那里送钱?
  张老蔫想说,你一天不是斗地主就是网上k歌,我在家你啥时搭理过我?!可话到嘴边,他还是咽了回去。说,我知道了,以后不这么买了,没想那么多,寻思也花不了几个钱,你别听别人瞎嘞嘞。
  晚饭没吃好就撤了,张老蔫对老伴说,我把梨给4单元张姐送点去,小暖没在家,咱俩吃不了看坏了。老伴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张老蔫拎着梨就奔了张姐家。
  张姐老伴去世了,跟闺女一起过,张老蔫给她送梨,她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孩子端来一壶茶就回自己屋去了,张姐瞅着梨说,又从门口的超市买的吧?张老蔫说,嗯,看便宜,我们也吃不了,孩子出门没在家,就给你们拿过来点。张姐说,梨是挺好,不过啊,这人啊可得知道好歹,那些小丫头一天到晚抹得跟妖精似的,就盯着你兜里那俩钱呢。要是闷呢,也得找个相当的能唠点知心嗑的不是。
  张老蔫再不敢喝茶了,起身告辞。到门口时,他说,张姐回吧,我这头老牛牙口不好了,啥也嚼不动了,说完不等愣神的张姐回话就走了。
  张老蔫好几天没去超市了,今天路过,寻思家里没有橘子了,就想进去买俩。这回他长记性了,决定少买点,小售货员问他怎么好几天没来了,他含混地答着。这回他挑了8个橘子,可售货员说,至少买5斤以上,才能优惠价卖。张老蔫不知哪来的一股火,噌地就窜了出来,这个最没脾气的人,终于发了脾气。(发表于《天池小小说》2018第8期)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