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黄地沟的四季风景

  □ 李秀荣
  我的老家在绥中县王家店乡黄地沟,一个很小很小的山村。原来有18户人家,前几年搬走了三户,还有五家常年在外打工,因而守在家里的只有20多口人了。
  别看黄地沟人口稀少,但这里是地地道道的黄土地,不论怎样干旱,地里的庄稼却年年丰收。
  黄地沟风景美不胜收,物产多得流油,去了就舍不得离开。
  春天里,一走进沟门,老王家前山的映山红红得绚烂,红得耀眼,似彩霞如锦缎,令人流连忘返。
  再往沟里走,前山后坡,房前屋后,白中透粉,粉中带白的杏花,一嘟噜一串串,一簇簇一片片,令你目不暇接。远远就有一股芬芳绕鼻,整个山沟都是袅袅花香。
  站在自家院子里,极目远眺,前山顶,西山坡到处都是火一样的映山红。金老太家的大门口则是一片金黄,如火如荼的山茶花,格外靓丽多姿;李大妈大门口的樱花更是别有一番风韵。
  翻过前山梁,杏花和映山红红白相称,交相辉映,你真的忍不住想扑向花丛,任意采撷一束最美的鲜花,抱在怀里,亲昵万分。
  如果说老家的春天是花的海洋,那么老家的夏天则是绿色的青纱帐。
  春的繁华谢尽,绿色便盛装出场。浅绿淡绿,深绿墨绿,山山岭岭,田塍河畔,绿意情浓。长势茁壮的庄稼,真的绿得直流油,让人喜之不尽,看不够,爱不够。房前屋后的菜园,黄瓜豆角,各种蔬菜,多得吃不完。
  火热的夏日,小村里的人喜欢坐在院子里吃饭,既凉快又惬意,一边吃着,一边还可以到旁边的菜园里劈一把生菜,或者拨两棵大葱,或者摘根嫩黄瓜,随意地蘸着农家大酱,那份清脆,那份淡爽,格外恬淡怡人。
  每次回娘家,走在新修的水泥路上,尽情领略家乡河畔田野的浓浓绿色之景,我总有一种醉意,仿佛棹着一叶轻舟,在绿色的海洋里尽情游弋。那一刻,我会忽然生出一种意念,去繁华的都市,去贩卖这无穷无尽的绿色,让热不可耐的人们和我一起分享这一份独有的清凉舒爽。坐在妈妈家的后门,无需电扇与空调,立刻有一股清凉的风从后门外吹进来,让你身心顿时一阵清爽。口渴了,随意舀起一瓢山泉水,可以喝个痛快。山里的水是甜的,不加过滤,没有污染,喝着放心。
  一边在后门处乘凉,一边和妈妈拉着家常。那份闲适,那份情致,没有亲身体验是难以体会真切的。
  凉快够了,到后院摘一筐杏,再到大门外摘一些李子,西头有早熟的桃,东边还有沙果子,吃不完的水果,望不尽夏之景。
  其实,老家夏天最多的是甜甜的大白杏,吃不完摘不了。前年,我和爹爹一起去小东洼捡杏核,谷子地地头那棵大杏树,树底下已经掉落了一层银黄色的杏儿。我和爹爹把杏皮捏掉,光杏核就捡拾了满满一笼筐。
  爹爹说,过几天熬杏仁粥,给我打电话,过来吃。
  摘杏时节,爹爹总是有捡不完的杏核。妈妈告诉我,爹爹半天可以捡50多斤山杏核。我知道,山杏核的价格还很贵呢。
  夜色降临,小山村顿时静谧安详。坐在门口的大柳树下,一边乘凉,一边望着星星,数着流萤,偶有几声蛙鸣,和着蛐蛐的长笛,故乡的人和物便渐渐朦胧于阑珊的夜色里。
  夏日的余温渐渐薄凉,丰硕的金秋,便捧着金灿灿的玉米和大豆,笑翻了大金牙,遍野流金溢彩。“处暑找黍,秋分割谷”,爹爹和妈妈,每天早出晚归,把地里的收成一样样地抢收到家里。连红辣椒也能收获两大筐,什么老倭瓜,豆角仁,什么萝卜白菜,家中屋子里,院子里,堆放得满满的,简直没有落脚之地。
  种豆自家田,悠然见南山,不嫌苦累,以此为乐。我为父母的收获而幸福和快乐。这是真正的丰收,老爹老妈,一辈子固守着这一片黄土地,固守着这一片田园,日出而作,日落而归,金秋不但收成满囤,还收获无穷无尽的欢喜。
  也许正是这一份执守和收获,使得老爹老妈永远也离不开他们的家园。
  大家都说,爹爹和妈妈是老家最能干的人。他们的勤劳、朴素、善良,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常年在外打工的大弟弟回家来,总喜欢和爹爹坐一张桌上喝酒,在城里上学的四叔的儿子和女儿,每次回家,都以我妈家为自己的家。妈妈说,他们回来几天太难得,一定得和她这个婶子一起吃饭。妈妈还说,有她吃的,就有他们吃的。还有远在大连的李大妈家的五个儿女,一回来,就是妈妈家的座上宾。李大妈是远房家族,但李大妈家的强子哥回来,说馋豆腐,妈妈立刻就给做一锅;说想吃哱罗饼,妈妈立刻就拖着那条走路不怎么利索的腿,到后山去掰哱罗叶。
  老妈和老爹就这样为后辈守候家园,小村里不论哪个,不管走多远,不管谁从远方回来,都有两位老人在热情等候他们,迎接他们。这也许是老家最独特的风景了吧。
  老家的秋天总有收不完的五谷,可以温暖老家的冬天,使山沟里格外热气腾腾,黏豆包,猪肉香,可以从山里一直飘进城市。
  冬季的山村格外静寂,一场大雪之后,山川和田野似乎都深睡了,家家户户都备足了取暖的干柴。一进入冬子月,便开始张罗蒸黏豆包。
  黏豆包是家乡独有的美味食品。在过去饥饿的年代,黏豆包是上等的细粮,也是中老年人最喜爱的食品。最早是用黏谷碾成米,再掺一半玉米 米查子,提前浸泡十来天,然后再用碾子碾成面。工序很复杂,一般人家,都是淘米一天,磨面一天,烀豆馅一天。蒸豆包一天。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完成。
  这是几十年前的记忆了。那时节,没有粉碎机,一切都靠人工,而且每家人口相对比现在要多得多,所以豆包也得多做,当然费时费力了。
  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各家各户的黏豆包越来越精致。黏米不仅仅是黏谷的,而是大黄米,糯米,黏秫米,还有大米等等,各家根据个人口味,喜欢什么就做什么,豆馅也有加糖和不加糖的,有红小豆、白豆、芸豆等等,豆包做得越来越小巧精致,越来越香甜可口。
  豆包做完了,然后便是杀年猪。各家比较着,看谁家的年猪最大。300斤根本不值得一提,400斤也嫌小,500斤以上才开心。这是纯粹的绿色年猪,养一年多也不喂饲料精,上冬后很多人家都是给猪烀玉米 米查子,使劲喂粮食,所以才会有600斤以上的大猪。
  猪肉多得吃不完,就卖个好价钱。过年时的自家排骨和瘦肉,都贵得稀奇,但城里来买肉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于是,小山村不再沉寂,而是热气腾腾,一片火热。
  于是,赶年集、过大年、走亲戚、拜年,老规矩、老风俗,样样都流行。过年时节,是老家最热闹的时刻。打工的、上大学的、远走他乡的,一个个都回家团聚了,老家又是别具一番风景,喜庆、热闹而又吉祥万分,令人依依不舍,流连忘返。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