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虹螺岘旧闻——以水定集址

 
  □ 张凤凯
  虹螺岘大集历史悠久,早在宋元时期,虹螺岘就成为辽西地区牲畜、皮张的集散地。明清时期,由于当地手工业发展迅速,出现了印染、编织、皮张加工等作坊,并有私人开设当铺、钱庄等,促进了集市的发展。到了清末民初,随着蛤蟆山煤矿的开采,大安“同义”灰矿的兴起,以及铁路的开通,虹螺岘大集已经成为闻名辽西的八大集市之一,集市贸易更为兴旺。
  虹螺岘大集原来的地址在虹南村的台子山下,随着交易规模的扩大,后来搬迁到了虹螺岘河南河套一条狭长的沙滩上。因此,大集也被人们称为“金沙滩”。
  每逢农历二五八日,内蒙、黑龙江、吉林、河北和山东等地商贾云集,“金沙滩”上摩肩接踵,买卖兴隆。商贩们在河滩上设床摆摊,立桩搭棚。牲畜市场篝火袅袅,商人、经纪人络绎不绝。他们溜边看口,袖内议价。旁边铁匠炉炉火正旺;畜具市场你来他往。赶集的人,有的中午还在集市上小吃棚里打尖。岘外有求神拜佛的老爷庙,有大车店、旅店、饭馆,商号也是买卖兴隆,财源茂盛。
  都说是无商不富,无集不兴。与虹螺岘镇相邻的网户屯,众乡绅和商贾就动议地方,把大集迁址到网户屯,带动一方经济繁荣。
  网户屯,据《奉天通志》和《锦西县志》记载:清朝锦州副都统为了捕捞女儿河名产“穿睛鲫鱼”给皇家进贡,置渔民于此地。渔民以网捕鱼,这些渔民被称为“网户”。网户聚居之屯,称为网户屯。
  此时,已经是民国时期,网户屯的乡绅商贾提议虹螺岘大集迁址。他们找到县里,拿出的理由也非常充分:网户屯地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十分便利。方圆数十里都是平原,摆摊设集非常适宜。而且女儿河从西面流过,在相邻的卧佛寺村龟山下形成深龙潭,进贡的“穿睛鲫鱼”就产在龙潭下。那“穿睛鲫鱼”在民国16年(1927年)《东三省古迹遗闻续编》里就有记载:女儿河以产穿睛鲫鱼著名。穿睛云者,即鱼之两眼相通之谓。清时为贡品,味极鲜美。真是物华天宝,大集落在网户也是理所应当。
  当时,县里的答复是尊重民意,两地可协商大集迁址之事。虹螺岘民众当仁不让,网户屯乡绅志在必得,双方各持己见,难分难解。
  既然政府不能裁决,虹螺岘和网户屯的民众就寄望于神明。地处“金沙滩”东边,与大集一河之隔的老爷庙香火正旺,逢集拜庙的人熙来攘往。而进寺庙的,信仰的都是一尊佛祖,朝拜的,不分虹螺岘人还是网户屯人。
  虹螺岘和网户屯的乡绅一起来到老爷庙,虽然佛祖不言,菩萨无语,但每天受香火熏陶,终身事佛的住持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众人希望老爷庙住持主持公道。出家人超凡脱俗,本来置身俗事外。但众望所归,也不能置之不理。
  老爷庙住持已经七十多岁了,须眉皆白。住持听了事情原委,没有说话,回身取一瓢,走到庙后一眼水井前。井前,一个和尚刚汲了一桶水上来。住持舀了一瓢,自顾自地喝了一口,赞道:好甜!他把水瓢捧给网户屯来人。一位乡绅说,这水有啥稀罕的,我们那龟山下龙潭里的水比这水还好喝!
  住持微微一笑,说,那就以水定集吧!众人问,怎么个定法?住持说,施主说你那里的水好,就拿过来比一比。有人问,怎么个比法?住持说,贫僧自有道理。
  网户屯的乡绅赶紧派人去龙潭取了一桶水回来。有的人嚷嚷,是用嘴尝吗?是甜是咸是苦是涩,谁能分得清?有的说,这水,难道还能用秤称啊!住持说,正是如此,用秤称称,哪里的水重,就把集址定在哪里如何?众人听了直发蒙,说,一样的水,还不是一样重!这和尚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出这样的主意。不过,既然由寺庙裁定此事,虹螺岘和网户屯的乡绅民众还是一致同意住持以水定集的提议。
  谁知拿来秤一称,结果出来,众人瞠目结舌:同样一桶水,虹螺岘井里的水的的确确比网户屯龙潭里的水重。
  有人问住持为什么虹螺岘的水要比网户屯的水重?住持解释说,网户屯的水是女儿河流经的水,发源于兴城五顶山上的五眼清泉。女儿河曲折东南流,至虹螺岘二道河子、台集屯营房子折向东方到网户屯,汇入龙潭,这水是无根之水,比较轻;虹螺岘的水发源于小虹螺山山下的板石沟,从西至东贯穿整个虹螺岘,东汇女儿河入海,是有根之水,所以重。
  既然如此,称水定集址,网户屯的乡绅无话可说。从此,打消了动议虹螺岘大集迁址的念头。
  数十年之后,当地的人们谈论以水定集址的轶事,探究起为什么当时虹螺岘的水比网户屯的水重,还是不得其解。有人推测说,那寺庙的住持因为久居虹螺岘,当然想把大集留在当地,所以,才在水上做了手脚。他在袖中藏了一把盐,趁着用瓢舀水,把盐放在了水桶里,加盐的水就比淡水重;有的推测说,是和尚在秤上做了手脚,因为常赶大集,熟悉买卖“耍秤杆儿”的伎俩,称水之前,在秤上使了手段……
  时过境迁,老爷庙早已在文革期间被毁坏,片瓦不存;庙里的僧人也已无迹可寻,水重的原因成了不解之谜。而如今的虹螺岘大集,早迁址到虹东村,扩建成更大的农贸综合市场;网户屯也成为闻名全国的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两地的人们在各自的土地上,以特有的轨迹运行在创造美好生活的路上。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