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民国政府的兴城双雄

  □ 蔄茂安
  民国的兴城双雄可谓文武兼备。文为吴景濂,他曾与孙中山联手组建国民党,任中华民国议长直斥窃国大盗袁世凯。武为王承斌,他与吴佩孚齐名,是威名赫赫的北洋直系战将。他曾两逼卸任总统交出印玺。这两位兴城人又联手谋划曹锟贿选总统,然而又因贿选失败,使已为总统的曹锟被囚下野,他们的仕途就此嘎然止步。
  吴景濂,兴城人,1873年生,他自幼勤奋好学,各项成绩都名列前茅。1902年考取京师大学堂,又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留在奉天。他深受上司器重,担任两期奉天师范学堂监督,先后被选为奉天教育总会会长、奉天咨议局议长。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吴景濂在奉天率先响应,从而遭受反动势力的疯狂迫害,被迫辗转到达上海。而上海等地业已光复,吴景濂到沪恰似如鱼得水。他以出众的学识才干和在奉反清斗争经验,进而成为一位名噪全国的革命领袖人物。他首先和革命党人孙中山会晤,并就革命志向、民主共和、建国方略大政方针等广泛交换意见。不久,他与云南蔡锷联合,组成了全国统一共和党。此后,他又以统一共和党领袖的身份,出席了民国元年(1912年)4月在北京召开的临时参议会,当选为全国临时参议会议长。此间,他接受孙中山、宋教仁的建议,将统一共和党和同盟会合并,成立了中国国民党,并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国民党成立大会。由于他地位突出,很快就遭到反对势力的嫉恨和反对。已是中华民国总统的北洋军阀首脑袁世凯妄图恢复帝制,千方百计破坏民国约法,极力压制民主,无端获取非法权利,在全国引起极大义愤,吴景濂对此更是深恶痛绝。他利用在国会中多数议员地位的影响力,对丧权辱国的议案一律不予通过,对干扰民主共和的言论一一驳回,使袁世凯在国会上丑态百出、颜面扫地,从而凶相毕露。他首先派特务暗杀了国民党领袖宋教仁,又让汤化龙取代吴景濂成为众议院议长。他积极鼓动国会代表上书劝进,以让自己“顺应民意”登上皇帝宝座。其间还对吴景濂以高官和重金相许,让其出马助威,吴景濂坚决不从。吴景濂改变生活方式,寄情声色,表面上降志狎游,后借机逃往天津。临行前他发布《劝告袁前总统去国书》,痛斥袁世凯的称帝野心。该书一发,举国哗然。袁世凯恼羞成怒,下令在全国通缉吴景濂,吴再度被迫流亡。
  1916年,当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凯暴病身亡,北洋政府一片混乱。逃亡上海的吴景濂立即率领在沪议员北上,并于8月1日在北京重整国会,恢复民国约法,全力投入护法运动。吴景濂还去广州主持召开国会,并当选为众议院议长。9月1日,吴景濂主持召开大元帅选举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他还亲率议员们前往黄埔岛,为孙中山举行了隆重的授印仪式。由于与孙中山的配合紧密,此间国内盛传护法运动有“南孙北吴”之说。
  中华民国历史上还有一位凭借战功扶摇直上的兴城人,他就是来自兴城南街的王承斌。他1877年出生,先是从师表兄吴景濂,在吴设立的学馆研究新学。后弃武从文进京参加禁卫军,不久考入保定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大学前身)。毕业后先后任禁卫军排长、营长、团长。在护国战争中,他奋力冲杀,表现勇猛,不久升为直系军队混成旅旅长,还晋位为直隶省省长、上将军,成为北洋政府直系军队中位居曹锟、吴佩孚之后的第三号人物。他打的仗不多,但每一仗皆为胜仗,且至关重要,从而威名赫赫,在北洋军政均享有极高的声望。
  1920年,北洋政府各个派系之间互相争斗,矛盾重重且愈演愈烈。时值皖系军阀段祺瑞掌权。段投靠日本人,主张以武力统一全国,所建立的独裁政府不得人心。而此时的直系军阀曹锟成为自冯国璋死后红极一时的领袖人物,又有后起之秀吴佩孚、王承斌的鼎力支持,遂决心与皖系争夺中央政府的大权,并寻机与皖系军队开战。
  在这次直皖大战中,吴佩孚为总司令兼前路指挥,王承斌为副总司令兼后路指挥,行动中王承斌还担任了中、西路指挥。7月12日,正式向皖军宣战,王承斌指挥第一二两个混成旅在大清河诱战皖军。皖系第一师伺机猛攻,但在进抵松树店时遭到直军埋伏,王承斌率部迅速发起冲锋,全歼皖系第一旅并毙伤第二旅大部,活捉第一师师长曲同丰及师部全部军官。致使曲同丰宣布倒戈,转而支持直系,还发出檄文讨伐段祺瑞。至此,直皖大战以皖系惨败直系全胜而结束。战后,北京政府特向王承斌授勋,晋为上将军,更使其在北洋军界威名赫赫、权倾一时。
  在1923年的总统选举中,执掌北洋直系军队大权的曹锟志在必得。但国会议员在几遭解散之后纷纷离开京城,使选举缺少足够的选票无法进行。曹锟给吴景濂许以政务院总理的位置,令其组织代表为自己拉票。为了达到法定票数,吴景濂提出用金钱去收买议员,还与任直隶省长的上将军王承斌商议此事。王承斌也很想更进一步,亦提出“捉财神”的办法去敛财补缺。王行使职权,通令所辖全省170个县,各筹款1万元至3万元投入选举,让每位在京议员出席费达到每月600元,比在沪议员每月多出一倍。这样一来,回京参会的议员络绎不绝,使参会人员达到593人,大大超过半数。10月5日,在此番举行的总统选举大会上,曹锟以480票如愿当上总统。
  然而,这次直系军阀贿选总统的丑恶行径很快泄漏,遭到全国上下的一致反对。留沪议员和各省联席会议接连通电讨伐,各地民众纷纷举行游行示威,反对曹锟贿选总统。孙中山还下令通缉所有参选的附逆议员。连皖系军阀段祺瑞、奉系军阀张作霖等也都准备起兵讨逆,而坐镇西北的冯玉祥亲率国民军回师北京发动政变,将曹锟囚禁,强行促其下野。
  在这起惊天贿赂大案中,不仅总统曹锟被迫下野,也使本来声望极高的“兴城双雄”走上了仕坛末路,他们成了中国政坛最早也是最大贿选案的发动者和牺牲者。吴景濂领导的国会因此被讥讽为“猪仔国会”而臭名昭著。王承斌所辖嫡系部队被强行缴械,被迫辞去所兼各职。
  这两位兴城人比肩进京,各为民国政府军政要人,却因联袂贿选殊途同归,双双陨落,并就此一并退出中华民国政治舞台。但站在唯物史观的角度看,他们的功过是应当分别评说的。比如,吴景濂从满清末年的奉天教育总会会长和奉天咨议局局长,到1923年的总统贿选,大多时间参加的都是致力革新的运动。他从反清到反袁,直到1916年袁世凯死亡前约十来年的时间里,应算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者。他作为赵尔巽、张作霖、袁世凯的死敌,多次遭到通缉且险遭敌手。他也几番和孙中山联手,打开民主共和新局面。吴景濂人生轨迹的下滑是在袁世凯死后。特别是为实现自己升迁的目的,以贿选手段帮助曹锟选举总统。诚然,他后来的行为也正是他不彻底革命性的必然体现,作为旧民主主义革命者的脚步就此止步也属正常。
  而对王承斌的评价也可以以袁世凯作为分界线。他虽为北洋军政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却常能以正直、质朴的情感去应对风云变幻的民国时局。1916年袁世凯死后,王承斌很快摆脱政治羁绊,积极投身到反对封建复辟、支持民主共和的洪流中来。1917年7月,“辫帅”张勋拥戴溥仪复辟,他与曹锟、吴佩孚联名通电,宣布反对张勋复辟并亲率部队击溃“辫军”。1919年,“五四”运动兴起,北京大学等学校师生上街,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北洋政府组织军警上街镇压并逮捕学生,王承斌等人立表抗议,显示出他爱国爱民的情怀。他还在随后的直皖、直奉大战中立主和平解决,并从中积极斡旋,使北洋政府的直、奉、皖三大派系矛盾化解,稳定了中国北方政局,这其间他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不仅多次受到北洋政府的表彰,而于交战方的皖系、奉系也都留下极佳印象。以至皖系战败,他尽放皖兵,使师长曲同丰宣布倒戈。奉军战败,四万被放战俘感恩戴德。1924年9月的第二次直奉大战中,王承斌任直军副总司令兼留守总司令未直接参战,但作为敌对方的奉军途经兴城却因他绕城而过、使兴城避免了战火侵扰。由于他在北洋军界各派都有极高的人气,致使已成他上司的吴佩孚产生嫉恨并乘机发难,最终使王承斌在位高权重的巅峰上坠落。
  兴城双雄在维护国家尊严、保持民族气节上更应赞许。“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军多次拉拢他们为其效命但均遭拒绝。吴景濂对土肥原让其到东北组织政务全然不理,对伪满总理张景惠请他主持“中、日、满三国合作机构”仍以抱病为由拒绝。而王承斌也能坚持操守、拒绝为日本人效命而隐居民间。他们的晚年都是在国恨家仇的抑郁生活中度过的。纵使为平民,但决不与敌寇为奸,保持了难能可贵的民族气节。而且他们还都不忘故土、倾力扶持家乡建设,爱国爱乡的拳拳之心昭然可见。
  如今,在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旁,吴景濂亲手栽植的细叶榕树依旧巍然挺立。周边的石栏杆上篆刻的“众议院院长吴景濂手植”十个大字,十分醒目。有关他的生平,在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博物馆中有详细介绍,解放后也见之于各种传媒。八十年代初,天津市博物馆编辑出版了《吴景濂函电存稿》,沈阳学者陈志新撰写了《吴景濂与奉天两级师范学堂》。1995年,台湾学者管美蓉还出版了《吴景濂与民初国会》一书。而王承斌除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直皖军阀全传》等书中有介绍外,在电影《北京政变》、话剧《冯玉祥政变记》中都被塑造为民国政权奋力斗争的正面形象。他们在兴城都有上佳的口碑,受到当地人民的普遍赞许和敬仰。近年来兴城市人民政府多次为吴景濂召开寿辰纪念会和座谈会,还拨出专款修缮王承斌墓园,供后人祭奠。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