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六股河从姥姥家门前流过

 

  □ 李维国
  六股河,是辽西的第三大河,也是老家的母亲河。她发源于建昌县谷杖子乡上柳杖子西沟的荒砬山下。刚开始,她呈明水向东北流,两公里后就潜伏到地下,藏了起来。再过一段路程,她又会旺水出现,向东转南流去。一路上,她蜿蜒流转、时明时潜,就像一个魔术师,流着流着,就在姥姥家的门前露出头来。
  总听妈妈说,下雨时,六股河就会变得很宽,河水甚至漫过姥姥家的当院,白花花的鲫鱼在院子里扑棱着,捡都捡不过来。每每听到妈妈的故事,我就会求她带我去姥姥家,一睹水漫当院捡鲫鱼的热闹场景,但一直未能如愿。
  上了小学,我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为了减少对爸妈的拖累,每到暑假,妈妈就会把我寄放在姥姥家,才使得我与六股河有了亲密接触的机会。
  听说我要去姥姥家,大姨和老姨家的表弟们就坐不住了,也会在六股河畔与我如期而至。
  大舅家的表哥比我年长一岁,理所当然地成了孩子王。我们在姥姥家的一切行动都要听他的安排,因为他熟悉那片土地,更熟悉那条河。
  下河捞鱼是我们的日常活动。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把废旧的蚊帐扯下一块,再找一个破旧的笊篱,把蚊帐用细铁丝绑在笊篱上,一个简易的渔网就算制成了。
  六股河的鱼种类繁多。最常见的就是花老头儿、白鳔和泥鳅。它们最长的不过一尺来长,通常潜伏在浅水区的石头下面。自制的简易渔网捕捉它们足以够用。表哥有经验,带领我们几个卷起裤管,先在河里蹚着水,看哪里的鱼厚实,就在哪里下手。一般情况下,我们会在水流湍急的地方,把网放在河水顺流方向的石头下面,然后用脚踢动石板,鱼受到惊吓,就会顺着流水游进网兜。
  有时候我们也会挡鱼。六股河,顾名思义,就是由六条不同的河流汇合而成的。因此在每一条支流上,都会有一些小河岔。我们挡鱼,就是把小河岔的水截住。先用大点的石块,堆放在河岔里,以阻挡水流速度;再用铁锹挖沙注入到石块的缝隙中,填成一段沙堤。如果完全把水挡住,就会白费力气,六股河的河水比较旺,不大工夫就会把沙堤冲垮,所以我们在沙堤的另一侧留一个豁口引流,再把渔网固定在豁口处,然后我们在河里蹚水赶鱼。
  通过网鱼、挡鱼,我们收获不菲,每次都会捕捉到满满的一桶。我们把稍大一点儿的鱼挑出来,让舅妈在村里买几块白豆腐,和鱼一起炖。稍小的鱼就直接喂鸭子,让他们一起和我们改善伙食。无论何时,鲫鱼炖豆腐绝对是一道美味,尤其就着高粱米干饭吃。现在想起来,那滋味儿还回味无穷。
  与六股河的亲密接触不仅仅来源于网鱼的快乐,更与在炎炎的夏日里,洗上一个凉水澡有关。“大泥坑”是六股河的深水区,也是我们游泳的快乐场所。大表哥趁舅舅们不注意,就偷偷地带我们到那里野浴。
  在六股河旁边长大的同龄的女孩子,注定会养成野味儿十足的泼辣性格。她们和男孩子一样,也去“大泥坑”争抢游泳地盘。
  有女孩游泳的时候,我们会把自己埋在沙坑里。但是表哥不一样,他绝对属于“马蜂不蛰拿棍捅”那个类型的人。每当他看见穿简易泳衣的女孩儿从身前路过,会坏坏地朝人家扬沙子,女孩儿们就会毫不客气地把他从沙坑里揪出来,而看到他光着腚,就都害羞地转过身去。这时候,表哥会趁机扭着屁股,还时不时地迈着猫步,跑到河边,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候,他还到女孩游泳的浅水区去撩闲,被几个女孩子围在水里,撵得屁滚尿流。偶尔碰上彪悍的女孩儿,就会把他反复往水里按,让他呛上几口六股河的水。
  表哥的水性很好。通常和他去游泳时,都是他一个人在表演。他会一个猛子游到河中间的小岛上,再从岛上表演跳水。有时候翻跟头入水,有时候转体入水,有时候一个猛子扎到水里,几分钟后又会在另一个区域露出头来,让人根本察觉不到他在水下的行踪。更神奇的是,有时候他的头扎在水里,脚却露在水面上瞎扑通,等他翻身露头时,双手扬出水面,手里却抱着尺八长的大鲫鱼。
  我们学着他的样子,也想猫进水里捉鱼,但仅凭狗刨的技能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只好从游泳的基础做起,练习扎猛子。有一次,我的猛子扎得太狠,以至于断送了我们再次与六股河亲近的机会。
  那天,刚下完大雨,六股河比以往更宽了些,天气却变得更热。我们按捺不住因雨后的闷热产生的狂躁情绪,哥儿几个用眼神一沟通,就心领神会,该是时候洗个凉水澡了。
  “大泥坑”经过雨水的冲刷,似乎也变得更清了,但是却暗流涌动。以往看惯了大表哥一个人的表演,我这个排行老二的有些尴尬,也想给表弟们打个样儿,做个表率。来到河边,表哥带着表弟还在河边做准备运动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一个猛子,使劲儿向“大泥坑”游去。
  我的这个举动确实配得上我的排行,也让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雨后的“大泥坑”没有以往那么深,经过雨水的冲刷,河水里淤下了厚厚的一层沙。在我扎猛子的一瞬间,额头、鼻子、脸、下巴同时和沙子有了零距离的碰撞,并相互间做了完整的摩擦运动。顿时我感觉脸热乎乎的,本能告诉我应该快速地站起来。好家伙,大泥坑的水才没过我的腰!一霎那,还在做准备运动的表哥表弟们被我的惨状惊呆了,这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面目全非的我,脸上不断地冒着血。
  野浴的安全问题引起了舅舅们的高度重视,大表哥和我也因此分别挨了一顿胖揍。从那以后,我和表弟们没有了特殊的待遇,六股河也和我们有了许久的分离……
  这次清明节,回老家拜祭父亲,我碰见了舅舅。那个当年意气风发、年轻力壮的美男子如今也鬓角花白、皱纹满满。当我和他聊起童年囧事的时候,他眯着眼对我说:“回忆回忆挺好,现在的六股河可不比当年啦,水都快干啦,鱼也少啦,你们当年游泳的大泥坑,现在虽然只能没过人的膝盖,但还是水最深的地方。想当年啊,要是下大雨,六股河就会变得很宽,河水都能漫过当院,大鲫鱼在院子里扑棱着,捡都捡不过来。”
  我的眼角有些湿润。是啊,六股河老了,我们这些成长在回忆里的人也慢慢老了。听着舅舅的话,我似乎又和他一起回到了童年……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