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满族大秧歌扭起来了

  □ 本网记者 石兴奎
  兴城满族大秧歌作为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已经在红崖子村沿袭传承了200多年。大秧歌热烈而又豪放,舞者如今大多已年过六旬,但扭起秧歌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请看——
  2月28日,农历正月十二,恰逢兴城市红崖子镇大集。63岁的郭长余一边招呼着扭秧歌的队员把妆扮好,一边让锣鼓手把大鼓敲起来。
  循着鼓声,记者找到了表演满族大秧歌的队员们。在红崖子村部前的广场上,队员们已经装扮完毕,每个人的脸上根据各自不同的角色被画上了各种图案。
  按照表演者的脸上图案的不同,郭长余向记者介绍每个演员的角色。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郭长余在组织队员排练和推广中付出了很多。“能把这些人召集起来,就费老劲了。”郭长余感慨地说。平时大家伙儿都忙,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能聚齐。而满族大秧歌要想舞动起来,必须20个角色聚齐才能演出,缺一个都不行。
  如今的队伍共30人组成,其中20人扮演各种角色,另外1个指挥,后台8人,领队1人。角色的扮演者大部分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并且全部是男性表演者。兴城满族大秧歌的特点是火爆、矫健、粗犷、热烈而又豪放。这些动作都需要一定的力度和难度,女性是无法完成的。
  排列整齐后,郭长余带着队伍向集市走去。红色的大鼓放在了三轮车上,一边走,敲鼓的人一边有节奏地敲打。鼓声在集市上震天响,不多时就吸引来众多的赶集人。大家纷纷拿起手机,记录下平时难得一见的满族秧歌表演。
  一位姓郭的大娘看到扭秧歌队伍,忙走上前找个合适的位置观看。一边观看,一边跟记者聊了起来:“我是红崖子人,我知道这个秧歌叫地扑噜,里面的套路可多了,外行人一般是看不出来的。”作为领队,郭长余一边指挥着表演,一边向记者介绍着兴城满族大秧歌。
  2007年6月,辽宁省人民政府批准兴城红崖子满族大秧歌为第二批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又称为“地扑噜”,也称“棒鼓大秧歌”。满族大秧歌以20人为基数表演,分为“里角”和“外角”。“里角”6人:渔工、渔婆、货郎、郎中、公子、老作古;“外角”12人:头棒2人、二棒2人、头花2人、二花2人、背鼓4人。还有两个特殊角色,一是“打鞭儿的”,另一个是“老鞑子”,负责开道和维持秩序。
  兴城满族大秧歌是以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承下来的,郭长余从老辈人那里听说过当初兴城满族秧歌的由来。那是在200多年前,几个河北民间艺人来到红崖子地区表演,他们看到冬天时这里的人都靠着墙晒太阳。于是,河北民间艺人就鼓动村民,没事可以扭扭秧歌,既活跃了生活,又锻炼了身体。这位如今无法考证其姓名的民间艺人就根据当地满族的特点,编排了满族秧歌。从那以后,在红崖子村一带就流传下来了满族大秧歌。据郭长余介绍,兴城满族大秧歌曾经在邻近的闻家乡和旧门乡也有扭的,可是现在大部分都失传了,唯一留下来的,就是红崖子的满族大秧歌。
  兴城满族大秧歌共有套路32种,现流传下来有25套。郭长余成为兴城满族大秧歌传承人后,把昔日零散的套路归结整理,逐渐形成如今规模的演出套路。在当天的演出现场,记者看到演出队伍中专门有一个人在每个套路出来的时候举起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正在表演的套路名称。这些套路的名称很有特色:五碗供、龙摆尾、单蒜鞭、双蒜鞭、二龙吐须、剪子股、安程子、钉四门、打天井、下花、下鼓、下棒、杀四门、十字梅花、鼓套子、刮旋风、三环套日、瞎掰、二美夺夫、结花、大登殿、大散象、小散象、套葫芦、白虎点将。每变换一场套路,就会有个类似指挥的人敲响一下锣。
  表演队伍中,敲锣的是位75岁的老人,名叫佟希群,可以说,他是整个表演中的一个指挥。表演者每次队形的变换,都是在老人的一声锣响下进行的。老人讲,他太爷那辈儿就开始扭秧歌了,而今在场上的表演者中就有佟希群的弟弟和儿子。
  整个表演,都是在鼓点下舞动的。表演者根据不同的套路,做出不同的动作。有些套路的动作运动很快,演员们穿插变换着各种不同队形。郭长余对记者说:“每个穿插动作,都是有一定套路的,不能随意穿插,必须得走到位才能穿插。”这也就是为什么必须要20个表演者都到位才能完成表演的原因。每个动作都衔接得很紧密,缺一个人都不能把动作表演完整。
  作为民间的表演节目,当然少不了开场时候维持秩序的人。兴城满族大秧歌就有两个维持秩序的,一是“打鞭儿的”,另一个是“老鞑子”,同时他们也负责开道。在现场,扮演“老鞑子”的表演者徐定成腰上挎着一把刀,表演者就位后,他和另一个拿着鞭子的丑角就负责在外围维持秩序。在当天的表演中,徐定成一边维持秩序,一边拿起手机进行网络“快手”直播:“大家正在看到的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兴城满族大秧歌,正月十四将在兴城市东门外参加秧歌汇演,届时请观众朋友们到现场观看啊。”
  与其说兴城满族大秧歌是秧歌,不如说那其实是一种古老的舞蹈。演员们用各种动作表达着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脸上的浓彩更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演员们的妆,有的被画成虎脸,有的被画成猴脸。4个丑角中,有两个人脸上画上蜻蜓,有两个画上蝎子。据郭长余介绍,丑角脸上的妆,是当年河北民间艺人根据红崖子村的地域特色画上去的。在郭长余小的时候,他还记得在村里有时能看到成片的蜻蜓,翻开院子里的石头,下面能看到蝎子。民间艺人将这些生活中见到的事物描摹在脸上,凸显地域特色和日常生活,由此可见,大秧歌的民间基础是多么的深厚。
  兴城满族大秧歌独特的表演风格引起了广泛关注,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记者也来到兴城,专程采访兴城满族大秧歌。在采访中,记者也收集到了关于兴城满族大秧歌独特表演风格的资料:兴城满族大秧歌表演生动,承袭了唐代渤海国靺鞨的民间舞蹈“踏锤”和后金女真人、清代满洲人的民间歌舞“莽式”的原型,舞蹈中有“鞑子官”、“克里吐”、“拉棍的”、“傻子”等各种造型,人物生动有趣。表演中以其大摆大浪、盘旋作势,再现了满族先民英勇善战,游牧民族善于骑射、征战、劳动生息的民族风情。满族秧歌的舞蹈韵律“扬”、“蹲”、“盘”、“跺”、“摆”、“颤”等动作,极大地丰富了满族大秧歌的表现内容和表演形式,充分显现了其丰富的艺术特性,极具民族民间艺术特色。
  舞动了几个套路之后,郭长余让演员们停下来休息。“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体力明显不行了。”郭长余感慨道。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生产队的时候,演员比较好找。那个时候出去排练秧歌也给算工分,因此有很多年轻人都踊跃参加。到80年代,村里还有很多年轻人跟着扭秧歌。近十几年来,扭秧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当天表演的演员大部分都是原来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候的班底。一晃11年过去了,大部分人岁数都大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都不轻易表演了。在当天的秧歌队伍中,有一位18岁的年轻人名叫陆海宽,练习秧歌刚刚一年,是从父亲陆辉那里学习的。年轻人在秧歌队伍中扮演的是旦角。队伍中还有一个旦角30多岁,这两位是队伍里年岁较小的,剩下的都是60岁以上。
  在演出的间隙,郭长余向记者介绍了兴城满族大秧歌近些年的发展历史。1949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由解放区一位姓孙的指导员组织秧歌队扭起了秧歌。1958年兴城县秧歌汇演,红崖子秧歌队得过第一名。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度中断。2005年秧歌队重建。2006年,兴城市文化局工作人员来红崖子村采访并观看了由刘洪才带队的秧歌表演。2007年5月1日,红崖子满族秧歌队参加了在葫芦山庄举办的葫芦岛市首届民族艺术节展演,同年6月,兴城满族大秧歌被辽宁省政府正式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56岁的郭长余开始接手秧歌队的“掌鞭”,并配合有关工作人员建立了兴城满族大秧歌艺术档案,形成文字、影像资料。在此后几年中多次参加各类演出,赢得荣誉。
  作为满族大秧歌传承人,郭长余说,自己年龄大了,希望能有年轻人加入进来,让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