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解读朱梅墓——英雄光环下的落寞

 

  □ 王怀平
  朱梅墓园坐落于绥中县李家堡乡石牌坊村,其墓园南北长350米,东西宽110米,占地38500平方米。墓园由南向北,从平地逐渐延伸向海拔20—50米高的漫岗向阳坡,其间有望柱、石狮、石坊、石门、石虎、石羊、石马、石人、石碑及墓冢等依次排列。墓园规模大,规格高,是省内唯一一处保存完好的明代将军墓。墓园历史文化信息丰富,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朱梅,明末著名边将,籍辽东广宁前屯卫中前所(驻地即今绥中县前所城)。其早年投身行伍。从万历末年到崇祯初年,历任备御、参将、副将、总兵官及都督。在抗清战场上曾五次挂印率部出征,战功卓著,威镇蓟辽。墓园具有如此大规模高规格,是与朱梅的品格与功绩相称的,也是与特殊的历史背景相关的。
  明崇祯年间,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交叠。西北有农民起义,势如野火燎原;东北有满族割据一方,不断侵扰进逼。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也是一个呼唤赤子忠臣的年代。所以朱梅于崇祯十年(1637)逝世后,虽然已赋闲多年,朝廷仍对其优渥封赏,隆重祭葬。
  首先是皇帝颁发圣旨两道,制诰文书一通。第一道圣旨:“朱梅准赠太子太保,荫一子锦衣卫正千户。钦此。”这19字,是关于封荫的;第二道圣旨:“朱梅准与祭九坛,造坟安葬。钦此。”这13字,是关于祭葬规格和安葬的。这34个字分5行,刻在石牌坊正中顶层“圣旨”两字的下方。至于制诰文书则给予朱梅“岳立雄姿,渊涵伟略”,“数摧锋而肩大纛”,似“马援之据鞍,子仪之免胄,威名如在”等崇高评价,并给予太子太保、左柱国、特进光禄大夫的顶级封赠。
  其次是地方高官题词,赫然刻在牌坊明间二重枋嵌板前后两面。辽东巡抚方一藻题词为“名勒燕然”。意为东汉名将窦宪北驱匈奴,登燕然山(今蒙古国境内杭爱山),刻石纪功;喻朱梅功高,可与窦宪相提并论。山(山海关)永(永平,府治在今河北卢龙)巡抚冯任题词为“华表忠勋”。华表,也称擎天柱,龙盘云绕,顶天立地,称誉朱梅的人格与功勋是崇高的,永远为人所敬仰。
  再次是崇祯皇帝派遣地方高官主持历次公祭,并发布祭文。祭文高度评价朱梅的功绩,如:“授阃专征,百经血战。至于解围宁锦,克服建迁,壮山海之厄防,屹长城于万里。”(《初祭文》)“久历边陲,荐登上帅,”“丕振军威,复安恢疆”。(《下葬祭文》)这些都留在斑驳的碑刻上。总之,由于生前效忠于明王朝,身后才得以受封荫,赐祭葬,光宗耀祖,享受殊荣。
  荣于身后是封建士大夫的终身追求,而对朱梅来说,这荣耀背后又有几多无奈。从朝廷颁发的文件内容可知,崇祯皇帝在封赠朱梅的同时,并未依例追赠父祖三代,因此朱梅不能入葬祖茔,必须候旨安葬,另建墓园,以回避“欺祖”之嫌;朝廷也未依例封赠夫人,朱梅夫人诸氏因“资格”所限,最终也不可能与朱梅合葬,同享殊荣。这种出人意料的现象,盖源于其长子朱国柱的降清。朱国柱曾任中前所骑营参将,颇受上级看重,山永巡抚杨嗣昌曾奏请朝廷为其加衔,提升他为副将,但他后来战败降清。封建礼法认为,家族出现如此不肖子孙,是祖上于德有亏,而妻子的本分是相夫教子,儿子背叛朝廷,母亲于职有失,所以不能予以封赠。封建等级制度与封赠制度,是当权者的意志与道德观的体现,这如此道貌岸然而又逆情悖理。
  崇祯十年朱梅去世,到十七年崇祯帝自缢煤山及此后一段时间,明清鼎革。社会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朱梅的四个儿子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长子朱国柱,较早归顺清,被编入汉军八旗军,为清朝的统一、稳定驱驰效命,清初官至巡抚;次子朱国梓,曾任永平兵备道,支持吴三桂抗击李自成。在参与了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山海关石河大战后,拒绝入仕,奉母隐居,对入主中原的满人当局采取冷眼旁观的不合作态度;三子朱国桢,是朝廷封荫的受惠者,领锦衣卫指挥使官衔,为朱梅修墓植树,朝夕哭奠。命运给了他承受前辈恩荫的际遇,却没给他继承前辈报效朝廷的机会。守墓服孝三年期满,他就积劳而死了;四子朱国标,清康熙初中举,顺理成章地将自己纳入新王朝的统治体系。
  因为改朝换代,江山易主,原来的功,变成当下的罪;前辈头上的耀眼光环,往往成为后代心中的浓重阴影。于是就有了试图掩盖光环,试图抹去或淡化这种阴影的努力。
  国柱、国标没有入葬朱梅墓园,是不能,还是不屑?国梓墓碑碑头上“清故”二字显然是后加的,其官衔前面“前明”二字中的“明”字,被彻底凿掉。追随清而与明切割,是死者遗愿,还是生者的某种心态?石碑坊是褒扬朱梅历史功绩的工艺载体,是墓园标志性建筑,也未能逃脱被后人“修理”的命运。牌坊侧间枋间嵌板的正反面,都刻着细致的花纹,手法风格与其他雕饰迥异,显然不是同一时所刻。留意观察,每面都可见四片凿錾留下的麻点。再仔细看,还隐约可见“固守宁锦”、“力奠榆关”、“克服建迁”等字掩饰在花纹间。由此推断,牌坊上原有四组(共16个字)概括朱梅功勋的文字被凿除。这是刻意所为,还是不得已而为?种种疑问,为后人留下广阔的解读空间。
  朱梅生于民族矛盾尖锐时期,死于明清鼎革之际。封建封赠制度与伦理观念,还有子孙对前程的不同选择,造成朱氏墓园特有的文化现象。如,奉旨择地另葬、夫妻分葬、子孙未全部入葬墓园,以及部分刻石文字被凿除等。封建社会的家族墓地具有神圣意义。在旧中国,依恋祖宗坟墓被认为是人伦大端,而在朱梅墓却感受不到这一点。今天,人们徜徉于朱梅墓园,在感受墓园的雄伟壮观之余,如果静下心来,也许会感受到末世英雄头顶光环、享受殊荣的同时,还有那种对夫妻异处、子孙离心的无奈与落寞。这正帮助我们透视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士大夫阶层纠结的心态与扭曲的人格。
  英雄的价值,在于英雄身上承载的民族精神。末世英雄的悲哀,在于遭到狭隘的品读,在于传统精神链条断裂。毕竟接替明朝的仍是一个封建社会,清朝贵族集团君临中华大地;也接受了中华传统忠义理念。尤其是清乾隆帝从维护自己正统地位出发,对一些“殉国”的明朝忠臣志士加以追封。于是朱梅的政治敏感期渐渐过去,清末及民国的地方志对其均作正面表述。历史最终还老将军一个公道,给后世一个真实。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