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王廷赞藏匿黄金

  □ 王怀平
  王廷赞(1713—1781)是清代乾隆朝的封疆大吏,官至甘肃布政使,主管一省的民政、财政,是从二品大员,地位仅次于陕甘总督(正二品)。他原籍河北乐亭,清顺治八年(1651年),其祖父王启正出关落户宁远中后所(今绥中镇);乾隆八年(1743年),其父王永禄迁居宁远沙河所(今兴城市沙后所镇)。今辽宁沿渤海地区古称“辽海”,所以王廷赞名号前往往冠以“辽海”二字。其死后葬于今绥中镇北8里龙王山,墓园俗称“王大人坟”。
  王廷赞做官兼经商。清朝前期,商品资本发展,王廷赞也趁潮下海,在奉天(今沈阳)开设一家叫“源有通”的帽铺。他个人出资,请与之有联宗之谊的老掌柜的(经理)王诲之管理。所谓“联宗之谊”,就是同姓而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为密切双方关系,认定是同一祖宗,结为血亲一般的亲密关系。王廷赞公务在身,且远在数千里之外,当然需要一位忠实可信的人代为经营。而在王诲之看来,王廷赞其势可借,其利可资,经营管理也尽忠竭力。老掌柜的王诲之是临榆县(今山海关)人。俗话说“买卖好做,伙计难搭”,他也请了何万有、王汝辑、孙士基、张益谦、曹国林等几位关系不错的临榆老乡在帽铺当伙计。伙计不是一般工人,相当于今天的业务员。源有通号帽铺经营范围当然不限于帽子,还有东三省的土特产,如人参等物。
  平时,源有通帽铺除了为王氏经商赚钱之外还干什么,如洗钱之类,我们不得而知;可是到了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夏,王廷赞贪赃案发,面临抄家之祸,源有通帽铺的业务可就多了一项,即替东家转移、藏匿财物。
  乾隆四十六年年初,甘肃发生由苏四十三领导的回族新教派暴乱。奉命领兵进剿的阿桂,多次奏报因遇大雨而延误作战。乾隆帝闻奏,便对甘肃向来年年报旱产生怀疑。于是下令阿桂等对甘肃实施捐监(捐一定数额粮食以换取监生资格)、并用捐监粮赈灾一事进行仔细调查。这一查,一个全省官员上下串通一气,侵吞捐监银一千多万两的特大贪污案,便浮出水面。
  六月初,甘肃布政使王廷赞应召去承德离宫朝见皇帝,返程途经北京,得知他的前任王亶望因贪赃已被逮问,一想到自己在甘肃办理捐监一如前任,王廷赞寝食不安。他知道,按大清法律,犯贪赃罪是要被抄家的,不论财产是俸禄撙节、产业经营正当盈利,还是贪污受贿所得,一律查没充公。对此,他不能不有所安排。于是,一场转移藏匿黄金的活动,就紧张而迅速地展开了。
  六月二十四日,北京前门打磨厂联兴帽店店主张度仲,拿着一件衣褡(形如坎肩,其上缝有多个兜,外出的人将其穿在外衣内以携带金钱及贵重物品)到官府报案。张度仲称:三天前,沈阳源有通帽铺的伙计何万有把这件衣褡临时寄存在店里,结果一去不返。联兴帽店的人心生疑问,又觉得衣褡很重,打开一看,发现内藏金条60根,共重471两。因为听闻源有通帽铺的东家王廷赞犯事,担心受牵连,所以主动报官说明。北京当局立即发出通缉令,责成地方沿交通线设卡,擒拿何万有。
  审讯时,王廷赞一口咬定,这60根金条是在甘肃以15:1的比例用银子换的,想拿到京城仍变换成银子,用作甘肃军需杂项支出;把它交给一位姓何的熟人,委托他代为兑换。一个多月后,蓟州(今天津蓟县)某客店发现何万有的尸体及遗书,金条一事才真相大白。这60根金条原是老掌柜王诲之交给何万有代为藏匿的。何万有看到风声这么紧,又设法把它转移到一向有业务往来的联兴帽店。
  据另一名参与其事的伙计张益谦供称:七月一日下午,何万有把张益谦、王汝辑、孙士基等召集到一起,说东家业已被拿问,叫孙士基同曹国林去沈阳,把铺子里的银钱货物藏起一些;又叫王汝辑去山东,把卖人参的银子设法藏起来。此外,还有四封金叶(401两)、银子106封(共6700两),转移到伙计王亮侯山西老家。(事见《清代抄家内幕一瞥》)伙计们倒是忠心任事的,冒险为东家奔走,但最终在堂威之下也不得不实话实说。
  王廷赞因宁夏修渠、保卫兰州城有功,朝廷两次诰封其上三代,对其赐一品顶戴,赏戴花翎。这样一个对社会、对家族都有贡献的人,却未能全身而退,最终因贪污的罪名而被处死,甚至未能葬入祖坟,令人扼腕。
  本文无力探讨王廷赞一案的实不实与王廷赞的冤不冤,历史上史家与小说家、朝廷与坊间各说各话的现象还少见吗?本文只是聊借抄家一事,一窥“康乾盛世”之下的官场生态而已。王廷赞在一首述志诗中写道:
  自笑迂踈学放慵,幽怀懒与俗人同。
  生涯聊寄三杯里,兴会时来一卷中。
  闭户披襟听细雨,开轩吹面受和风。
  漫向世路问津去,读罢焚香静有功。恬然淡然,何其清高超脱。可是就客观实际而言,上有朝廷严旨(政策),下有官场积习(对策);既置身官场,又心系商场,既要标榜两袖清风,又要追求利润最大化。王廷赞即便真想要出淤泥而不染,做到独善其身,如诗中般云淡风轻,谈何容易!自欺欺人罢了。
  绥中当地传说,王廷赞被朝廷处死后,是装一颗金脑袋下葬的,此说引来一伙又一伙的盗墓者。其实,王廷赞是被判处绞刑的,坊间也传说其临刑前一天就已吞金自尽,并未砍掉脑袋;再想,王犯罪已被抄家,匿财尚恐不及,何敢如此张扬炫富?  由此看来,“金条”曾经有,“金脑袋”根本没有。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