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辽西争局督抚不和对战局影响点评

  □ 袁少波
  明清之际,争局辽西。在二十年之间,在宁锦狭长地带,明与后金双方集结二十余万军队,进行了中国古代史上最激烈、最残酷、最集中、最精彩的争战。其结果,一败一胜。胜者太和殿登基,败者退出历史舞台。胜败原因很多,其中明朝的督抚不和是重要原因之一。本文对其简评。
  明清辽西军事之争的第一局,主要是攻广宁。明方主要统帅是熊廷弼与王化贞,后金主要统帅是努尔哈赤。
  第一次闹出督抚不和的是熊廷弼与王化贞。天启元年即天命六年(1621年),后金军在9天之内,连下沈阳、辽阳,明在辽河以东的统治宣告结束。河东,辽镇腹心;辽左,京师肩背。明朝丢掉沈辽,辽镇腹心失,京师肩背摇。明廷为着力挽危局,重振社稷,任命熊廷弼为蓟辽经略。明朝在辽沈大败后人心慌乱,王化贞时任宁前道,挺身而出,召集散亡,激励士民,联络西部蒙古,诏谕朝鲜,褒以忠义,勉之同仇。因为这个缘故,王化贞被朝廷赏识,任为广宁巡抚,使其主理明清第一线防务。熊廷弼是主守的,计划用三道防线近三十万大军来挡住后金的攻势;王化贞是主攻,提出仅凭六万军队就能光复辽东。第一次经抚不和的结果是巡抚王化贞占了上风,广宁前线基本上都被王化贞一手控制。
  同熊廷弼的“三方布置策”、王化贞的“沿河布防策”相反,努尔哈赤的兵略是:集中兵力,纵骑驰突,里应外合,速战速决。很快,努尔哈赤的兵锋就让他们尝到了这种自相倾轧的苦果。天启二年正月,努尔哈赤发起广宁大战,措手不及的王化贞大败,关外的十二万明军土崩瓦解,而熊廷弼原本设计的山海关和津登两道防线却根本没有对前线有任何支援。其一是因为王化贞败得太快,其二是经抚不和导致关外关内的各自为政。面对王化贞的溃退,执着于经抚不和的熊廷弼犯下了生平唯一的错误——也是使其致死的大错。“王化贞与廷弼遇大凌河。化贞哭,廷弼微笑曰:‘六万众一举荡平,竟何如?’化贞惭,议守宁远及前屯。廷弼曰:‘嘻,已晚,唯护溃民入关可耳。’乃以己所将五千人授化贞为殿,尽焚积聚。二十六日,偕初命护溃民入关。”轻弃广宁,乃至轻弃关外全部土地,正是熊廷弼的致死之由。
  广宁大败后,熊王二人均被免职问罪,接替熊廷弼的是王在晋,巡抚一职却暂时空缺。王在晋任蓟辽经略时没有巡抚,原本应该是没有经抚不和这个问题了。但是却有一位胆大包天的下级官员接替了巡抚顶撞经略的传统。此人就是时任宁前道兵备佥事的袁崇焕。
  明清辽西军事之争的第二局,主要是攻守宁锦。明方主要统帅是王在晋和高第与袁崇焕;后金主要统帅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
  先是王在晋与袁崇焕,两人的矛盾在于明军的防线要布置在哪里。王在晋在明军连失沈阳、辽阳、广宁三城后,被后金军吓破胆。他提出辽东“无局可布”的悲观论调:“东事离披,一坏于清、抚,再坏于开、铁,三坏于辽沈,四坏于广宁。初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于四坏——捐弃全辽,则无局之可布矣!”王在晋主张尽弃关外城池寨堡土地,退守山海关的消极防御兵略,袁崇焕则要求恢复国土到宁远。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袁崇焕就直接把问题上告到了首辅叶向高这里。但是,远在京城的叶向高不知道前线的情况,所以拿不定主意。此时,大学士孙承宗“请身往决之”。孙承宗到了辽东前线,考察了实际地理,听取了各方意见,最终驳斥了王在晋退守山海关的方案,采纳了袁崇焕守御宁远的提议。“承宗面奏在晋不足任,乃改南京兵部尚书……在晋既去,承宗自请督师。”
  孙承宗上任蓟辽督师后,天启五年九月,马世龙轻信线报,遭致柳河大败,连累孙承宗被罢免。高第接任蓟辽经略,辽东巡抚一职又再次空缺。宁前道兵备佥事袁崇焕再次越级继承了经抚不和的惯例,和新任上司高第顶上了牛。由于柳河大败,高第一上任就要求放弃关外所有土地,遭到了袁崇焕的拒绝。作为宁前道兵备佥事,坚守在宁远拒不撤退,“我宁前道也,官此当死此,我必不去”。次年正月,努尔哈赤大举侵明,攻宁远不下,明军获得正面战场第一次防守胜利,袁崇焕声名大振。
  战后,高第因罪被免职,王之臣接任蓟辽督师,袁崇焕则升任辽东巡抚。
  新的一轮人事变动,带来了新的一轮人事斗争。首先是满桂和赵率教产生了矛盾,前者指责后者在宁远战役中见死不救,战后却无功受禄,双方发生争吵,天启帝亲自发旨进行劝免。接着满桂又和袁崇焕产生了矛盾,满桂在宁远战役中居功至伟,朝廷对他格外加恩,先是升他为都督同知,实授总兵官,再次论功又提升为右都督,后来又升为左都督,他因此居功自傲,不愿附就袁崇焕,双方矛盾日益激化,袁崇焕上疏朝廷要求将其调离,然而经略王之臣认为满桂是个人才,上疏朝廷表示“不能将有用之人放到无用之地”,要求将其留在自己麾下,于是袁崇焕又和王之臣产生矛盾,两个人围绕着满桂的去留问题,打起了口水仗,谁也不肯让步,一个要“乞休”,一个要“引避”,闹得不可开交。朝廷对于经抚之争相当敏感,天启发来圣旨进行告诫:“始因文、武不和,而河东沦于腥膻;继因经、抚不和,而河西鞠为蓁莽——覆亡之辙,炯然可鉴。”要求两人和衷共济,不要重蹈覆辙。
  为了避免互相掣肘,朝廷对两人进行了分工,王之臣负责关内,袁崇焕负责关外,分别管辖,功罪一体,有功同赏,有罪同罚。分工以后,袁崇焕就成了关外地区的一把手,摆脱了王之臣的牵制,权力得到提高,得到了实惠之后也就没有必要再和满桂过不去了,他上疏同意满桂留任山海关。七月,朝廷封满桂为征虏将军,驻山海关,兼统关外四路和建昌诸军,天启还赐予满桂尚方剑以加重他的事权。王之臣既得到了一员猛将,又省去了经营关外的劳累,可以做一个无风险的舒服官,也十分满意。
  天启七年正月,满清的第二任君主皇太极发动丁卯之役,宁锦的局势也开始紧张。大概是有鉴于广宁大战的前事之师吧,二月,朝廷把蓟辽督师王之臣调任京师兵部尚书。至宁锦大战爆发前,又调任蓟辽总督阎鸣泰坐镇山海关支援宁锦。
  宁锦大战后,袁崇焕被阉党排挤,辞职为民,王之臣复任督师,辽东巡抚则任命了毕自肃。崇祯元年五月,王之臣失锦州,并因此在两个月之后被追究免职。袁崇焕则被再次启用,接替王之臣督师蓟辽。袁崇焕向朝廷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设巡抚。袁崇焕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理由就是广宁大战中经抚不和导致了极其不堪的后果。这个要求被正倚重袁崇焕的崇祯接受了。由此,袁崇焕属下只有三位总兵,没有文职巡抚牵制,独掌辽事大权。这是明末辽东军政大局的唯独一例。一年之后,皇太极借道蒙古从蓟镇入口,奔袭京师。袁崇焕在阵前被多疑的崇祯下狱,孙承宗被再次启用蓟辽。孙承宗再次陷入督抚不和的怪圈。
  明清辽西军事之争的第三局,主要是攻守大凌河城。明方主要统帅是孙承宗与邱禾嘉;后金主要统帅是皇太极。
  与蓟辽督师孙承宗打对台的辽东巡抚是邱禾嘉,不和的焦点在大凌河城。为了进一步推进明军的堡垒战线,丘禾嘉提议修筑广宁、义州、右屯三城。孙承宗则提出,广宁离海有一百八十里,距辽河一百六十里,陆运很难。而义州地处偏僻,离广宁远,因此必先据守右屯,聚兵屯粮,才能逐渐逼近广宁。他又指出,右屯城已遭毁坏,修筑后才可以防守。如筑此城,后金兵必来进攻。根据这种情况,必须先恢复大、小凌河城,以连接松山、杏山、锦州等要塞。锦州近海而居于敌前,陆上运输也难。右屯则背靠大海,占据此地,兵可以集中,粮食可以接济,始得向前推进。兵部尚书梁廷栋支持孙承宗的计划,决定先筑大凌河城,令祖大寿、何可纲等率兵四千守大凌河,又征军一万四千人筑城,再护以石柱兵一万人。筑城从崇祯四年七月中旬左右正式动工。但是,邱禾嘉违背命令,自作主张,大凌河与右屯同时并筑,拖延了工程的进度。不久,梁廷栋被罢免,廷议腾起,非议“大凌荒远不当城”,“尽反其议”,令撤军一万四千赴蓟镇,只留防兵万余人,仅给粮一万石。邱禾嘉一一照办。孙承宗提出把储存的粮食都散给兵士,放弃这座空城,官兵全部撤回到锦、宁诸城。邱禾嘉又不同意,仍着祖大寿、何可纲等继续守城魏源。到八月六日,动工筑城才二十天左右,大凌河城墙刚修完,雉堞仅修完了一半,后金兵突然临于城下,并于当夜开始围城——故此大凌河城防守能力低弱,守城仅三月就开始断粮,沦落到以人为食。大凌河被围后,邱禾嘉三次遣兵救援,都被击退。到第四次出援大凌河时,孙承宗赶赴锦州亲自指挥,但结果依然是惨败。之后,大凌河粮尽援绝,祖大寿杀何可纲出降(不过当天晚祖大寿又脱身回到锦州,之后守御锦州十年)。战后,“廷臣追咎筑城非策也,交章论禾嘉及承宗,承宗复连疏引疾。十一月得请归乡养老。
  孙承宗之后,明朝暂时放弃了恢复辽东的企图,再也未设蓟辽督师一职,辽东防务由巡抚方一藻和总兵祖大寿协同负责。至崇祯十二年,崇祯任命平乱功臣洪承畴为蓟辽总督,十三年五月,令洪承畴出山海关,意图重兴复辽计划。十四年八月,明军大败于松山。十五年三月,松山城破,洪承畴降清,巡抚邱民仰被杀。辽西之战基本结束。
  由此可见,辽西争局胜败原因较多,其中明朝的督抚不和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因此,要取得军事的胜利,不但要有一个优秀的统帅和兵略,还要主帅团结,团结就是力量。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