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觉华岛之役始末

  □ 蔄茂安
  宁远之战所派生出来的觉华岛之役,后金骑兵履冰袭岛,至明军全军覆没,伤亡8000余人,阵亡人数超过主战场的宁远大战敌我双方损失人员的总和,也成为兴城历代战争史上伤亡之最。而这却是由于明军主帅制定的错误御敌方略所导致的极为惨重的损失。
  巡查海疆定方略
  觉华岛之役,从根本原因上说还应是海岛布防不当所致。而海岛布防却是来自本为帝师、时任辽东巡抚孙承宗上呈天启皇帝的一纸方略。这位坐镇山海关的辽东巡抚,是个没有经过什么阵仗的儒雅之士。他对严寒季节岛陆结冰相连的常识浑然不知,而他出生的中原地区更没有东北地区“三九”严寒那样的冰天雪地。如是,他在巡查辽东海防之后就断然作出了以“天然海域为屏、以海军船队防御后金”的守岛方略,而完全没有考虑到后金骑兵能够履冰袭岛,乃至这样一个普通将领都可避免的常识性错误,却被明军宁远统帅认可和采用。这样,明军在岛上遭致惨败的厄运则是很正常的了。相反,后金统帅努尔哈赤及其幕僚却能谙熟水文、地理,精于战法,对可以履冰袭岛了然于胸,因此在宁远城下遭到败绩之后,转而轻取海岛、携胜而归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天启二年(1622年),辽阳、沈阳相继失陷,重镇广宁再度失守。天启皇帝焦虑之余,同意大臣们的意见,让自己的老师孙承宗出任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直接参与辽事。不久又让其担任辽东经略,督师蓟辽,直抵宁远。这位帝师满腹经纶,尽可以向皇帝讲授文韬武略,但多为理论演绎、纸上谈兵。而他在御敌方略中虽然有些建议是正确的,但却存在明显的缺憾而潜藏祸端。
  天启二年(1622年)九月,孙承宗奉旨亲征,亲督关外战事。他不顾舟车劳顿前往觉华岛巡视,对以此浩瀚大海为天然屏障抵御后金信心十足,而对笔架山却不以为然。他说:“虽然笔架山也在海上,也能屯田,但有一礁石栈道同岸相连。潮涨虽隐,潮落则显,亦不安全”。他认为觉华岛孤悬海中,与笔架山完全不同,是颇为理想的海防要塞。因此他在向天启皇帝上奏的《辽东情形疏》中形容该岛:“水路要津,因水风之力,用无方之城,故智者所必争也”、“其旧城遗址,可屯兵二万,分哨觉华,以山海关、宁远、觉华岛成掎角之势以御敌”,并以“失辽左不能守榆关(山海关),失觉华、宁远不能守辽东”来申明三者关系的重要意义。他的奏报立即得到天启皇帝的旨允。还得到同样不熟悉关东地理的袁承焕等宁远守将的一致赞同,都认为后金骑兵不习水性,明军只要广征战船并多遣水兵迎敌便可万无一失,似乎岛上如此布防即可固若金汤。
  万骑履冰袭海岛
  天启六年(1626年)正月,后金汗努尔哈赤率军10万进犯宁远,但连攻数日未果,官兵死伤惨重,本人也身负重伤,遂决定撤军返回。但他在撤退之前决定派出精锐铁骑突袭海岛并焚烧该岛囤积的粮料和船只。二十五日夜,他一面派军队继续攻城,一面将主力转移至城南五里龙宫寺一带。此时正值隆冬季节,海面早已封冰。明军官兵已感到后金骑兵的严重威胁,遂沿岛砸开一条长达15里的冰濠,以阻挡后金骑兵突袭入岛。但“天气严寒,冰濠砸开,穿而复合,官兵日夜穿冰,兵皆堕指”,冰濠始终未能砸通。
  二十六日晨,在后金主力佯攻宁远的情况下,骁将武纳格统领4万骑兵突袭觉华岛。明参将姚抚民及胡一宁、金观等统领5000名水兵于冰上以车楯列阵相迎。明军“砸冰寒苦,既无盔甲、兵械,又系水手,不能耐战,且以寡敌众”,致使后金骑兵得以长驱直入。将士虽拼死抵抗,然均不能支,皆力战而亡,全军覆没。后金骑兵歼灭明军之后,迅速涌入屯粮城北门并立即引燃屯储粮料,烧毁船只,使该岛火光冲天,粮草、船舶化为灰烬。此役7500名明军全部阵亡,后金仅损失骑兵300人。由于明军守将在不正确防御方略下的错误布防,最终导致后金履冰袭岛、全歼明军,成为损失极为惨重的一场战事。
  屠岛沉案始见清
  由于明军在宁远刚刚取得多年所没有的大胜,举国欢腾。故都对这次战役派生出来的觉华岛之役的惨败缄口不提。而后金对于觉华岛胜利是在宁远首遭重创的耻辱情况下取得的,也不愿提及。数百年来,敌我双方都对海岛惨案莫衷一是、缄言以对。
  时光飞逝400年,随着觉华岛的再度崛起,人们陆续开始着力研究当年那段沉痛的历史,力图破解这一海岛谜团。但却多有人把全歼明军说成是清军屠岛。把7500名明军和7500名商民统说成伤亡,这却不符合历史史实。拂去历史的尘埃,洞悉百年沉案,虽然不能一一复原史实,但仍然可以从明清两国的历史档案材料中得知详情。总的看,觉华岛之役明军死伤惨重,粮、船俱焚。7500多明军全部阵亡,但并未更多伤及商民,一并说成是“清兵屠岛,无一生还”是不正确的。
  其一:屠岛不符合后金军“国策”。后金汗努尔哈赤于25岁起兵,征战四十余载,几乎每战必胜。开始他总以“七大恨”来报复明军,随着战争的节节胜利,他早已把向明军复仇改为安抚汉人、以夺取天下为自己的宏大目标了。而屠岛是不符合他们争夺天下的“国策”的。努尔哈赤没有下达屠岛命令,后金将领是决不会擅自作出屠岛行动的。据《清实录》记载:“我军夺濠口入,击之,遂败其兵,尽斩之。又有二营兵,立岛中山颠。我军冲入,败其兵,亦尽歼之。”这里对全歼明军做了翔实记叙,但却没有说到殃及商民。
  其二:屠岛没有实施时间。努尔哈赤在攻打宁远城时,被红夷大炮击伤,伤势严重,遂急令撤军。作为一只败军统帅、且生命危在旦夕,在撤回沈阳大本营时,是不可能让占总数近半的精锐部队脱离队伍滞留异地的。所以,大将武纳格在歼灭明兵,烧毁岛上粮草、船只之后,也必须立即率军撤退,而不会在岛上滞留过长时间。综合各种史料,还原当时岛上的战斗实况为:1626年正月二十五日,后金大将武讷格率4万骑兵在与觉华岛隔海相望的四城子集结。翌日晨,在后金军继续佯攻宁远城的情况下,武纳格率领4万骑兵突袭海岛。七时许,与5000多在海中凿冰为濠的明军激战,突破后一部直奔岛上囤粮城,全歼岛上2000多名明兵并烧毁粮料、船只。下午二时许,后金骑兵撤离海岛。从时间上看,后金兵上岛约五六个小时,在全歼明兵、烧毁粮料和船只后即行撤退,并没有留在海岛继续剿杀百姓。
  其三:屠岛不具备客观条件。觉华岛为一主岛和三个离岛。海岸线长达20多公里,面积13.6平方公里。岛上沟壑纵横,重峦叠嶂,极易隐蔽。加之正值严寒,海水全部结冰,商民是完全可能以“走冰”形式逃离海岛的。在两军4个多小时的鏖战中,岛上商民是有充分时间藏身避难、或“走冰”外逃的,但决不会坐以待毙。而后金骑兵虽然骁勇善战,但却都是只善于在平地上驰骋的骑兵,让骑兵到山谷沟壑乃至街巷房屋里去追杀商民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在明兵被杀、粮船被焚、商民多已外逃、海岛空无一人的情况下,有4万兵马的后金骑兵是绝不会滞留岛上“过夜”并继续“屠戮岛上商民”的。
  就此质疑,本人多次踏查海岛并与相关人士探询,取得多份并非“屠岛”的人文证据,但唯独缺乏主要当事方袁崇焕的证词,使质疑尚乏有力证据而陷于争论。然而,就在证据不足似难以作出定论的情况下,宁远守将袁崇焕赴岛祭祀的碑文得以面世。即于此役过去一个多月以后,袁崇焕亲赴海岛祭祀阵亡将士并竖立“祭觉华岛阵亡将士”碑文。碑文表述宁远统帅对海岛壮烈殉国将士的沉痛哀悼,并立碑札记。由此可以对海岛殉难将士一事盖棺定论,既在觉华岛之役中明军将士全部阵亡。然而,碑文所述只涵盖岛上殉难将士,却没有关于岛上商民死亡的丝毫记录。据此可以断定,此役岛上商民极少死伤。所谓岛上7500多明军和7500多商民均被杀戮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