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王殿沟与高丽王子山

 

  □ 李春林
  我的老家,居住在辽西虹螺山脚下的铁窖村。小的时候,经常和大人们上山砍柴给家里供烧,还能在来回的路上和砍柴间隙,经常听年岁大的老人讲故事解闷助兴。一次,随本屯深受人们喜爱的故事大王刘德银老人到大虹螺山北岔沟去割榛杆,来到火石岭(黄土岭、槐树岭)右侧的王殿沟(王定沟)。一进沟口,看见一口老井,两三丈深,井沿儿周围布满青苔,里面秀水清幽。出于好奇心,就向老人问起这口井是什么时候打的。老人微微一笑说,这口井就是当年高丽哈密王子在此居住时挖出来(现在还有残存的老井口)用于生活的吃水井。又慢悠悠地抬起手,指着跟前的一块大石头,说这里不但有老井,这块石头上还有舂米缸子,那里还有倒在地上的残碑,沟里面还有百多米长的大坝墙子。然后,我们一边打柴,一边听刘老讲起这段王殿沟高丽人占山为王的故事。
  说是很久以前,薛礼征东的时候,把高句丽国给打败了,成为大唐的附属国,称臣纳贡。很多高丽人被迁徙到中原内地,内地人也迁徙一部分到东北辽西辽东一带混居。当时,在南下的人流里,有一对失势的高丽贵族哈密王子哥俩被贬出走,他们不愿远离故土,到南方去定居,便在迁徙的途中,买通押解的官兵,带着家眷流落到大虹螺山北。当时这里人烟稀少,都是原始深林,正适合高丽人生活习性,也好隐蔽躲灾。于是,一家人就奔山里而来。进了岔沟口,只见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甚是欢喜。过了火石岭(黄土岭、槐树岭),地势平坦一些,向右一拐,进了一道草木葱茏的沟口。只见一尊几十米高的大肚弥勒佛石像立于北坡上,感觉大吉大利,遂决定就在此沟定居,保证能安居乐业。一家人七手八脚动了起来,平整土地,搬石伐树,垒炕搭灶,建起了一个能简单居住的窝棚,暂时隐身定居下来。从此,这条沟就有了王定沟的名字。
  经过几年的休养生息,王子一家生活安定富裕起来,前来投奔的高丽人逐渐增多。有人建议王子仿照旧日宫殿的形式在此建一座小型宫殿,一可改善居住条件,让大家都有一个安居之所;二可展现王子气概,为图日后重返故地招贤纳士、积蓄力量、奠定基础。王子认为建议合情合理,立即采纳。就安排人手,垒坝造地,大兴土木,仅用一年的时间,一座小有气势的宫殿建成了。殿前还有一个二百多平方米的练武场。王子哥俩早晚经常在此亮剑习武,切磋技艺。自从王定沟里有了王子的宫殿,人们很自然地就把王定沟名字叫得少了起来,而称呼王殿沟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两个名字口口相传至今。
  有这么一天,王子哥俩下晚坐在宫殿里饮酒畅叙,相谈甚欢时,王弟提议:“自从来此地隐居起,我就经常外出观察地形,总想再选择一处宝地,开辟出来,由弟弟我居住,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相互照应,有个退身之步。现今,这里的生活基本安稳,我每天早晚在火石岭上散步观望,见山北女儿河畔有一座高山,山势挺拔坚稳,钟灵毓秀,可为首选之地。”王兄一听,感觉很有道理,二话没说就同意了。第二天,哥俩吃完早饭,就携手下山直奔目的地而去。约两个小时的工夫,哥俩就顺着虹螺山余脉的铁窖岭,来到了王弟所看到的这座山下。
  此山现名为高丽王子山,位居铁窖村北,姜屯村西,高约三百多米,南北坐向,宛如一将军,神武威严。
  两个王子相携登上山顶,大好河山尽收眼底。游目骋怀间,顿感神清气爽。只见女儿河犹如一条玉带挥袖缠绕,由西向北转东而来,河面上鱼跃鸟飞,波光粼粼;发源大小虹螺山的倒流河、响水河河水清澈见底,与女儿河交汇于山嘴坝子,形成了一大片冲击平原,土质疏松,沃野十里;东南,巍巍虹螺,擎天立地,威风八面;身边相伴着大旗山,雄风猎猎,仿佛俩兄弟携手并肩,相依为命;四周花草树木郁郁葱葱,生机勃勃。面对如此圣境,王兄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感叹:“这里真乃风水宝地也!”当下拍板,行宫非此山莫属也!不久,一座小型宫殿建成。这样,大虹螺山的王殿沟与高丽王子山南北相望,上下呼应,互为犄角之势。从此,两位王子及家人和投奔而来的高丽人的生活越来越安定富足。
  高丽人喜欢种树喝茶。两个王子闲暇之余,就带领家人和仆人以及其他毗邻而居的高丽人栽植树木,采集茶叶。如今,在大虹螺山涌泉寺遗址前,苍松林立的小黄山脚下,挺立着一株千年古松,酷似皇帝的“黄罗伞盖”。树干笔直,需二三人方能合搂过来。从树基到上部枝桠高37.8米,如将树桠上面的树冠计算在内,整株树高足有50米,鹤立鸡群,故称“虹螺大树王”。此树,就是当年高丽王子哥俩亲手栽下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曾有三名韩国人前来王殿沟踏访,并在大树王下上供焚香,顶礼膜拜,虔诚有加,还用韩语朗读了祭文。
  在边条沟附近有几株茶叶树,它有一种特殊功效,据说能治大肚子病。在那个年代,这几株茶树就显得十分珍贵。王子平时经常前去照看,喝的茶叶也都是从那里采来的。原来在王宫过的是花天酒地、衣食无忧的生活,都有专人伺候着,喝的茶叶都是贡品。而在这里隐居,全靠自力更生,自己经营打拼,还要小心翼翼说话行事,低调做人,避免招来是非。可有这么一年,从南方来了一个南蛮子,不知从哪儿听说这里专有治大肚子病的茶叶,赶来采摘,连个招呼也没打。两人因此发生了口角,闹得很不愉快。王子一气之下,第二年,就命人把茶叶树给砍了。
  春天,南蛮子又来采茶,发现茶树被砍,坐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见此,王子动了恻隐之心,上前问个究竟。原来是南蛮子的老婆得了大肚子病,看医抓药,想尽了很多办法,都不能治愈。最后千方百计寻得这个消息,用采回的茶叶给老婆煮汤喝,结果多年的大肚子病开始好转。南蛮子高兴得不得了,奉为神药神茶,所以第二年就又匆匆赶来采茶。王子听明了缘由,就赶紧说:“兄弟,不要着急,树砍了,是我的错,以后还会长出来嘛。我这还存有近年做好的茶砖,拿去先给你老婆用,我好生培育新树,很快会枝繁叶茂,到时我们哥俩共同采摘,你看如何?”南蛮子一听,破涕为笑说:“不打不成交,还是哥俩有缘,我提议咱们结为兄弟吧!”此话正合王子心意,一拍即合,随即二人磕头互拜,结为金兰之好,成就了一段佳话。
  不知何年,两位王子的家族在朝鲜的势力重新得到恢复。一得到这个消息,他们欢呼雀跃,归心似箭,随后摆酒设宴,载歌载舞,举家欢庆。然后打点行装,携带家眷回归本土,此处宫殿留给当地人照看。因年代久远,王子哥俩也没再回到此地,王宫逐渐荒废下来。但千年以前高丽王子流亡到此,隐居生活,占山为王,建殿立宫的故事却一直流传到今,变为家乡人们茶余饭后的美谈。
  如今王宫遗迹荡然无存,片瓦无踪。前几年,我与乡里的同事带领农民在山下兴修水利时,利用中午休息的片刻,曾登上山顶,在一处平地处发现一小片很规整的韭菜畦,据说是当年高丽人种植的,因没有史料记载,无从考证,也无人能说得清楚。
  记得1969年夏有个连雨天,大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河水猛涨,山洪暴发,引起泥石流,但王殿沟宫殿遗址前的百米石墙仍完好无损,可见当年修筑之坚固。雨后铁窖村有人上山打柴,曾在宫殿遗址下的河沟里捡到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剑,拿回来与大家把玩欣赏。有人见此就说,这把剑可能就是当年高丽王子临走时匆忙,遗失下来的练武之剑。但那个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此剑不但没有被人当成文物重视起来,反而被当作废铜烂铁给卖掉了。实在可惜呀!
  本世纪初,一群盗墓淘宝者潜入辽西,一些村屯老户家族祖坟相继被盗,王殿沟宫殿遗址也没能幸免于难,被盗墓贼挖得伤痕累累,面目全非,如今观之,仍有痛彻心扉之感。王殿沟与高丽王子山两处王宫遗址,虽然没有史料记载,也无从考证,但是,从他们的名称来定位,当年在此居住的人都是高丽王者的身份应当是无疑的。且千百年来口口相传到今,历史的长河不但没有把他们的名字和故事湮没与淘尽,反而却在蒿草与荆棘间、风云与雷电中,积淀为厚重的历史文化财富传承下来,成为张相公乡历史长卷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留给后人不断地去研究和探索,也算难能可贵。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