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葫芦岛新闻网>> 美丽葫芦岛>>正文内容

孙氏老宅和它的主人

 

  □ 张凤凯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中国式建筑从新石器时代地面建筑朝宫室式建筑演化开始,一直到近代,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特的结构和风格,成为世界文明的重要标志和中华文化的载体。到了当代,建筑行业的迅猛发展,以钢筋混凝土为原料建造的房屋楼宇蚕食鲸吞着老建筑的空间,更使残存在民间的老宅旧居显得弥足珍贵。
  在南票区虹螺岘镇虹西村,就有一栋老宅,置身新式北京平房和住宅楼之中,却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散发着厚重的历史气息。
  老宅在当地被称为孙家老宅,宅主人叫孙镇境。问起老宅建于何年何月,今年已经77岁的主人也说不清。据孙先生回忆,从他记事起就在老宅居住,追溯到他父辈和祖辈,已历三代。老宅是民国时期在当地警察署做事的祖父建造的,老宅的年龄经推断已近百年。
  人过古稀,难免老态龙钟,孙先生却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老宅存世将近一个世纪,依然承载着居住功能,展示着建筑文化的风采,完全得益于宅主人的精心呵护。
  据介绍,孙家老宅占地685平方米,有正房5间,131平方米,其余面积为庭院,院前有正门和围墙。
  走近孙家老宅,最吸引人的是正门。正门高约4米,宽约3米,由门框、门扉、门簪、中槛等构成。正门打开是一个约4米长的门洞,门洞内顶为木架结构,采用五檩十二椽,东西各有两道压山梁。外顶为拱形白灰罩面,灰下椽上由青瓦装饰。加上山墙、墀头和正门两侧的砖雕等均符合老北京四合院宅门类中的蛮子门特征。据记载,蛮子门是中国古代建筑的一种屋宇式宅门,据说来源于北方少数民族。古时蒙古族人或满族人被称为蛮子,元、清立朝时,蒙古族人或满族人将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宅门传到中原,所建的宅门故被称为“蛮子门”。这种门式后来也被汉族一般商人富户采用。可以推断,当年孙家建宅时根据自身条件选择了符合主人身份地位的门类。
  孙家宅门的两侧是围墙,墙高2.6米,西墙长约7米,东墙长约6米。墙上覆有灰顶,顶下镶嵌的瓦眉与山墙墀头下部相接。紧挨山墙两侧由青砖各砌成一个高约1.3米、宽约0.8米的壁框。框外四围青砖凸出,青砖内边缘被雕刻成圆柱状,框内是红白砂灰质地,与青砖内边相接处用白砂灰雕成中国传统绳结状装饰,里面是红白相间的篆文。东面刻的是“知足常乐”,西面刻的是“能忍自安”。表明了宅主深受中国道家文化的影响和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处世原则。
  孙家老宅的装饰、雕刻、彩绘等也体现出民俗民风和传统文化。打开宅门,里面东、西山墙上部各有一个青砖砌成的墙画,画框内四角各有篆字钩划,却不能辨认(据孙先生回忆,西侧为指日高升,东侧不详)。墙画正中各有一个圆形黑边黑底彩绘图案。西墙的是红花绿叶,两只飞鸟环绕。上面镌刻配文为:“花木有根愿长诗书院下俊鸟但投富贵人家敬赠。”东墙的是绿叶红花,两只雉鸡呼应。上面镌刻配文是:“鸡鸣富贵图。鸡鸣早起勤俭能治家业盛富贵可得耕读忠厚永远振家风。”落款为:“敞工人赵玉山作。”虽年深日久,花叶之精美、禽鸟之灵动、字体之虬劲还是让人惊叹。
  然而,孙先生却说,他的老宅内墙图案并不完整,就连门外墙框内的砖雕和外墙地基上的花池图案都遭到过人为破坏,而破坏者就是孙家老宅的现主人孙先生本人。
  至于破坏的原因,当然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破“四旧”,孙家老宅作为封建社会的产物当在破除之列。当时孙先生在生产队当会计,迫于压力,只好对老宅施以斧凿。
  孙先生回忆说,老宅门洞内壁上的花鸟图案原本都是浮雕,雕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为了应付上面检查,避免遭到红卫兵的更大洗劫,他只好违心地用锤子将这些带有“封建余毒”的浮雕敲掉;将外墙墙框青砖雕刻成圆柱状的探出部分凿平;将外墙地基上的花池图案用水泥抹盖,这才在运动中得以过关。
  除了人为的破坏,自然界的风剥雨蚀也让老宅面目全非。进入院里,只见五间正房已经与现代的民房没有多大差别,甚至换上了时尚的塑钢门窗。房顶和后墙包上了轻钢彩板,室内还吊上了PVC顶棚。精雕细刻的技艺与粗劣的装饰材料结合,让老宅显得不伦不类。
  孙先生无奈地说,老宅居住至今,抵御风雨的能力很差;门窗户壁已经失去了原有功能;再加上地基下沉等原因,不加以维修整治,就会面临房倒屋塌的危险。采取更换、加固、修补等方法,实属无奈之举。
  其实,中国人讲究安居乐业,但在建造居所时,北方人大多采取现实主义态度,以满足现实的功能需求为出发点,并不把房屋的长久存在放在首位。加之中式建筑多以土木砖瓦材料为主,因此,大多民居的使用寿命很少超过百年。而承袭老宅的后人,一辈子住在老宅中,就会被认为没有出息,无所作为。只要经济条件允许,首先要做的就是破旧立新。翻盖旧宅,重建新居,往往成为后人超越先人、重振家风、光耀祖宗的标志。所以,北方民间老宅存之于世的如凤毛麟角,只有极少数官宦富贵人家,会在建宅时对传承、延续加以考虑,并且还要有像孙先生这样的精心守护者,才能给老宅留出一块生存空间。
  “文革”时忍痛自毁老宅实出无奈,此后,孙先生竭尽心力对老宅加以保护。在保持老宅原貌的基础上时常修修补补。即使换上新窗,旧窗也被安放在仓库里保存下来。保存下来的还有两房之间的隔板(过去两代人同处一室,在两间房之间的炕上用隔板阻隔,形成各自独立的就寝空间),因为偌大的老宅,现在只有孙先生老两口居住,隔板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只好束之高阁。而室内两房中间的隐身板(旧时两代人居住,妇女换衣服可以借此遮挡的立木)、屋门木框上面依稀可见的彩绘图案让老宅依旧古色古香,风雅备至。
  孙先生说,先人留下的产业,一草一木都要敬畏,一画一刻都凝聚了前人的智慧,反映出那个时期精湛的建筑工艺和高超水准。他会继续对老宅加以修缮和保护,可是,老宅如何得到保护?后人会不会像他一样传承?老宅还会存世多久?这位孙氏老宅的第三代传人却充满忧虑。 

(责任编辑:赵爽)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